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9 一醉方休

莫等闲 by 洛红绯

2019-3-25 01:04

春天总被说做短春,金梅一落,便到了三月中,日长夜短,厚衣换薄衫。

清芜正对着窗外枝头的小鸟发呆,一把扇子遮到眼前,然后一张眼波含水的小白脸探了出来。

“美人……”

软绵绵的声音透着酥麻。

“几日不见,美人越发光彩照人,可见并不想我。”

清芜从袖中拿出一锭银。

“够不够?”

“当然不够。”

清芜又放回袖中。

“你的马还真是难赔。”

“那是自然,万里挑一的。”

“叽!”枝头小鸟被丢来的石子惊走,清芜没了看头,转开的眼又转回来。

“美人是否有心事,说来我听听。”

“不说。”

“美人,除了花名,我也是有些本事的。”

清芜叹口气,临安侯拿起扇子对着他摇。

“美人正是适合微风来称,不想睡姿诱人,这愁容更是叫人抓心。”

再叹口气,小白脸却凑了过来。

“美人对我真好,知我喜欢瞧。如此的话,美人叫我一声叔离我便走开,不打扰你。”

“叫不出口。”

“我的名字晦涩难懂吗?”

“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寓意很好。”

“母亲爱吃橘,我又生在橘子丰收时节,故得此名,平日旁人都是临安侯,侯爷,小爷的叫着,白白浪费了这么个好名字,美人叫了,我来听听是不是像母亲说的那般好听。”

清芜又叹气。

“近日连广平郡爷也不找你下棋了?”

叔离撑在窗台上,大大叹口气,金缕子晃来晃去,乖乖躺在耳后的厚长束发甩到了肩头。

“美人不知,前几日忙着妹妹的婚事,肱骨贵胄都快踏破了我的临时函馆,这不,昨日完了婚,便没了这番热闹,不过也好,再几日我便要回临安了,余下的日子,就全给美人你可好。”

“我可是哪儿也不去的,你若不觉得乏味,大可随意。”

一张小白脸笑出了眼纹,叔离连连拍手

“美人待我真好。”

吧唧,清芜的面颊被印了一口。

叔离跳下窗台,朝他挥挥手,跑走了。

月恒身边的贴身奴仆来请,清芜便跟着去了书房。

一身红黄常服的月恒放下正描画的笔,对走进来的清芜迎了过来。

“清芜君在月华里住的还习惯?”

“吃穿有人侍奉,往来也有栋梁,自然是好。”

月恒瞧着清芜恭敬依旧,满意的点头道

“早些时候乌氏大捷,我还没有封赏你,你要什么?”

清芜躬身道

“按例是什么?”

“金银,田地,升官。”

清芜又道

“那便如此吧。”

月恒看着他,良久,哈哈一笑。

“清芜君来,瞧瞧我画的乌氏大地。”

整张画浓墨重彩,不吝笔墨,清芜打量一遍,瞧出南边色彩明丽多样,北边逊色几分。

“这条河贯通南北,为何不见工防?”

月恒看了看他所指,笑道

“国内少水路,四季却不少雨,何况此河平静无波,无需劳民伤财。”

清芜笑笑,没再多言。

“清芜君在宫中居住多日,还是该有自己的住所,改日收拾一个出来。”

清芜拱手。

“此举甚是贴心。”

月恒拍拍他的手压下。

“哎,你们都畏惧着我,日后可多多亲近。”

清芜躬身,算作回答。

不出几日,清芜便被安排到了一处宅院,规格近似王族,离月华不远。奴仆十几人,金银数千,虽还未有封官的批文,但瞧这势头,怕是不会低。因着没有封官,这宅院大门的名号牌匾暂时空着。

宫中往来就那么些人,风声很快就传了出去,接下来的几日,清芜都到月上中天才能沾床,贺礼已经摆了一屋子,清芜还未物色管家,便放着。各色请帖也摆了一桌子,多是吃茶赴宴。

“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女子特有的软身媚语靠过来,带着扑鼻香气,清芜笑,拍拍身旁的雕花凳。

今日组宴的是月恒的外戚,那日曲水流觞宴上临安侯的一番话自然是被当做了宴前娱乐,没人当真。所以眼下坐着的都是解语花。

席间觥筹交错,清芜一会子就有了醉意,眼神迷离间依然举杯入喉。

有人端了一个浅盘,在桌旁缓缓而行,几位中有人抬手取了一个,原是个花簪子。临近清芜这边时还余下两三个。清芜抬手在在上面划过,最后丢了一粒银子。端盘子的立刻弯腰称谢,退了出去。

人走了后,清芜被一旁的顶手肘。

“看不出,你原是个老手。”

“怎么就给了赏银打发走了呢。”

清芜笑道

“哎呀,我是醉了,醉了。”

“既然如此,大家便先散了,改日再聚。我也有些醉了。”

花簪子都拿了,自然是不能白白浪费春宵。

月下的路铺了一层银白,清芜拢拢衣衫,走在无人的街道。

一阵凉风掠过,清芜打了个喷嚏,同时也听到了另一声喷嚏。

抬头望去,不远处一家酒馆里,一人歪在桌边打盹,一人捧着小酒坛往嘴巴里送。

经过时,清芜侧头看,一张熟悉的脸醉意朦胧,酒入口已是吞一半漏一半。

“将军。”

酒坛掼在桌上,发出不友好的一声咚,惊得打盹的跳了起来。

清芜坐到桌边,睡眼惺忪的酒馆老板看到没什么事,继续会周公去了。

“沧岚……”

“闭嘴!”

脖子被一把捏住,清芜依言住嘴。

沧岚盯着他好一会儿,慢慢松开手,拿起酒坛继续喝。

他喝着,清芜不作声坐着。

一坛见底,沧岚起身拍下几枚钱,踢开凳子,踉跄着冲到墙边,扶住。

清芜跟在他身后。

沧岚走走停停,吐了一回,如此断断续续行了一里地,他突然转身朝清芜冲过来,一把拎住他的衣领。

“为什么!”

清芜叹口气,伸出手,沧岚抬手似要拍开,却一头栽倒在清芜身上。

大门打开,守夜的门童见清芜站在门边,一头一脸的汗,指了指地上

“帮我抬进去,找间干净的房间。”

沧岚醒过来时,立刻察觉身处异地,一骨碌爬起,又发觉自己的外衣不见了。此时有人在门外叫

“公子可醒了?”

嘴巴发苦,沧岚想喝水,便潦草的应了一声。

进来的是个眉眼机灵的男仆,端了一个水壶和帕子。

“公子抹抹脸,喝口水吧,昨晚什么也没喂进去,衣服连夜洗了,再过一会儿就干,我家公子还在睡着,需要小的叫去吗?”

沧岚喝了口水,穿上鞋就往外走,看到外衣正好晾在门外,他取了就走。

清芜睡到下午,一醒就有人来告诉他沧岚早早走了。

“公子,你的脸色不好,厨房备着醒酒汤,我给你端一碗来吧。”

清芜摆摆手。

“没事,喝多了而已。”

“今日有两拨人来请公子,我如实相告,他们留了话,改日再来。”

清芜点头,没有发问,奴仆便退了出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