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8 曲水流觞

莫等闲 by 洛红绯

2019-3-25 01:04

眼见到仲春,又该是细雨迷蒙的时节。

晨间的轻雾经久不散,昭示一场雨即将降临,这样的日子里,总是让人身上没劲,懒得动弹。

“喂喂,美人醒来。”

柔声细语的男人嗓音加重困顿,清芜只当是做了什么梦。

“侯爷,还是奴婢来吧。”

“不妨事,不妨事,你们国君叫的急不急,不急的话,等等也无妨。”

耳畔有小风来回,不像是来自窗外。

清芜缓缓睁眼,撤走垫在脑侧的手臂,懒洋洋起身。

临时住着的屋子里站了一圈人,纷纷看着他。

“什么事?”

清芜一手理衣,一手顺发。

“美人醒了。”

一人坐到身边,压住了他的衣衫,清芜往床下伸的脚因此卡在了半道。

看了看,清芜收回脚,一旁的几位奴仆们可没他这个闲心,直接上来剥清芜的衣服。

“什么事这么急?”

清芜没怎么拦,旁边坐着的这位还坐着,没有半点不自在,反而津津有味的盯着胸口方位,仿佛这里有朵花正含苞待放。

这样子的站位也不好做什么换衣。

清芜主动脱了外衣,站到了地下,展开臂膀给奴仆们施展拳脚。

“哎?”

平放的手被猛地握住,貌似那几根手指还摩挲了个来回。这样孟浪的人自然是那个压衣服不让他起身的男人。

“哎?手上的伤怎么来的?”

清芜瞧他一眼,笑了笑。

“小事。”

男子站到一边,拿把扇子抵在腮边,盯着清芜。

一旁早已经焦急的婢女见缝插针,小声道

“侯爷,君主请您赴宴。”

男子随意摆摆手,嘴里哦了一声,再看一眼清芜,才抬脚离去。

正给他宽衣的奴仆们中有性子外放的,嘴巴闭不住,嘟哝起来

“这个侯爷才来三四天,已经攀谈了好几家公子。”

清芜笑了笑,不作声。见他如此,说话的奴仆道了声恕罪。

换衣完毕,清芜看看自己,和初来时没什么区别,一身红,只是没了毛围,头发也被绾了起来。

月华的后花园,山石,花草,池水,一应俱全。听说一草一木均是来自真正的山川中。眼下轻雾点点,流水潺潺,花香阵阵,确实叫人心旷神怡。

靠水依次摆放的那十几张矮几最扎眼,白的,蓝的,黑的……五光十色的衣服裹着胖瘦不同的人三三两两成群,清芜站在水边,望着透彻如碧玉的水面,断下一根草,伸进水里,来回摇摆,晕开一个一个不同的波纹。

波纹荡远,渐渐静下来的水面多了一张脸,待一丝涟漪都没有后,清芜对着那张脸莞尔一笑。

“将军,别来无恙。”

沧岚盯着水面,瞧着那起初蹙眉,见到自己后突然铺展开的笑脸,唇角差点就跟着上扬。

清芜起身,一回头,沧岚已经走开了,叹口气,扔掉草,随便找了个矮几坐下。

“君上驾到!”

众人纷纷列队,月恒远远的就笑着摆手

“诸位请坐,不必多礼。”

清芜再度坐下,就听得一声吃吃笑

“美人在怀,一桩美事啊。”

这阵吵闹,瞬间把所有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清芜看了眼这个登徒子,叹口气,起身。环视一圈,只余下最前一桌无人选。悠悠走过去,一展衣袖坐下。

“哈哈!”

月恒朗声发笑,其他人也纷纷笑开。

“侯爷心情甚好,让我对这次的小宴有了更多期待。”

“君上真是爱拿我打趣。”

“不过……”

他这一不过,众人的笑声收起,纷纷投来好奇的眼神。

“刚刚那位美人着实叫我喜欢,君上不如,割爱?”

月恒又是哈哈一笑。

“清芜君,意下如何?”

清芜笑笑,垂首回道

“想必没人厌恶得人青睐。”

月恒笑眯眯的点头。

“看来,清芜君有意。”

清芜点头。

“侯爷应当会对在下情深义重。”

话音一落,有人调笑道

“哎呀,南岭临安侯那可是有名的情种子,这位公子求的情深义重,首先这情深二字怕是就得夭折哦。”

“正是,临安侯,你可要为了这位公子遣散你那三千粉黛?”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月恒看向清芜。

“清芜君自是不能如此就给临安侯给拐了去。”

这回又有人说

“君上,这位公子可是世人所传的那位清芜君?”

此话一出,鸦雀无声。

月恒看过众人,颔首笑道

“正是,此次乌氏大捷,他为头功。”

众人立刻齐声说道

“恭喜君上,贺喜公子。”

清芜拱手,算是答谢。

“今日我正如这大好春光,心情上佳,就在此先行问问。临安侯,你可是来问我要个良人与令妹婚配的。可有人选?”

“哎呀,这几日在这宫中玩的昏头,真正忘了物色人选,还请君上指点迷津啊。”

月恒看着座下,不由一笑

“听闻令妹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我有一子,虽还谈不上文韬武略,倒也能拿得上台面。”

临安侯摸摸垂在胸口的金缕子,拱手道

“多谢君上抬爱。”

月恒哈哈笑道

“我儿觅得良妻,临安乌氏共结同好,真是喜事,来人,曲水流觞宴开始吧,各位尽兴。”

不多时,一杯杯做工各异的酒杯的顺流而下,有第一杯酒停下。

此时月恒举杯对着清芜那边。

“冬去春来,战事已了,欢迎长狄使者。”

又是鸦雀无声,清芜看向对岸,那黑衣少年神色如常,举起酒杯。酒杯晶莹剔透,隐隐晃动着红色。

月恒喝下一整杯,沧岚跟着一饮而尽。

“乌氏与长狄本是同源,此次能两国互通,于国于民真是一件好事。”

沧岚没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压人。

有酒停到了清芜身旁,他端起,对着月恒举杯。

“君上如此雅兴,先前也给爱子求的良配,不如一而再,喜上添喜。”

月恒挑眉,含了一口酒后,笑道

“这个提议甚好,我有一弟尚未婚配,使者意下如何?”

沧岚放下酒杯,缓缓站起,抱拳。

“甚好!”

月恒哈哈笑起来,其他人纷纷附和

“哎呀真是好事连连,恭喜君上。”

清芜抬抬手,坐下的沧岚缓缓举杯,不看清芜,一饮而尽。

有人被奴仆扶出后,曲水流觞宴也结束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