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6 以血为誓

莫等闲 by 洛红绯

2019-3-25 01:04

“就在这儿?”

“此处背风朝阳,很好很好。”

沧岚看了一下,确实如此。

“不用点烟叫人?”

清芜摊摊手。

“将军岂能忘了,若是有火,我这件外衣不必干的那么费力。”

“我……”

“不必,将军尽管自行离去。”

沧岚瞪他一眼。

“谁要给你钻木取火,我要说,你的外衣质地上佳,干的并不费力。”

清芜笑笑,挪挪屁股。

“是是,将军说的极是。”

沧岚整整衣冠,即使他们快要烂完了。

“那么,就此别过。”

清芜抬手,微笑着道

“就此别过。”

清晨,凉风习习,泥土湿润,清芜的屁股很不好受。

手里草茎上的蚂蚁已经走了个干净,清芜抬头,舒展下筋骨。稍一抬头,便看见远处一篷青烟串天而去。

“这个人……”

烟柱醒目,不一会儿,几点红色由远及近快速靠近。

“可是乌氏将军?报上名来。”

清芜抬起手臂,手里攥着一方红布,正是乌氏战衣的式样。

不远处的人叽叽喳喳起来,最后朝这里大声叫嚷,透着欢快

“将军稍等。”

几人护送,两人轮换背着,清芜回来了乌氏大营。

一到门口,清芜的脸瞬间沉了下去。

筑京观!

“咳咳!”

扶住他腰侧的士兵赶忙一面拍背,一面喜不自禁的朝营地里喊

“将军荣归,将军荣归,将军荣归!”

背着人的士兵正要下蹲,突觉领子一紧,回头,见自家将军捂嘴皱眉,正攥着自己衣领子,闷闷的命道

“继续背着。”

士兵笑到咧嘴,忙不迭应和

“是,是。”

即将与将军一同受那万众瞩目,说不准能因为找寻有功,记上一笔,此等殊荣,不知道多好。

“将军我们进去?”

衣领子紧了下,又松开,然后就是低低的一声

“好。”

“咳咳!”

背着他的士兵不知避让,踩在几处泥地,激起血泥水,发出特有的噗嗤噗嗤声儿。

“将军,可是我走得快了?”

“无事。”

士兵应了一声,抬脚继续走。

“将军,前面就是此战战绩,足俘获了六十人,长狄将军的亲卫五十人,尽在其中。我们可是大获全胜。”

尽在其中……

清芜望向不远处静静耸立,五丈还有余高的尸山。长狄的黑甲一层叠一层,尽数埋在血色中,成了一块奇怪颜色的墙。

风吹过,盖在尸山顶的长狄战旗微微鼓动,裹到一处,带下一把断剑,跌落在地,一只断手立于剑柄,骨节怒张,分明还能预见断下那一刻,依旧在尽情尽力挥动的场面。

几片初放的梨花瓣贴在尸山脚下,早已经因为血色污秽,没了一多半的白。清芜叹口气。

乌氏将士闻声正聚过来,越过京观台,随意踩过血水坑,对着他笑,欢声雷动。

“将军英勇,将军英勇……”

他被放下,扶稳,受着一些将领的示好,或搂或抱。

有人在他肩头拍,声色洪亮的说着

“还是将军厉害,擒贼先擒王,以身犯险,困住长狄将军,我军才得以大胜。”

“是啊,那崖真高,不想将军无恙归来,真是厉害。”

“要我说啊,将军还把长狄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将军给杀了,以绝后患。”

双双眼睛聚过来,清芜只是笑笑,摇了摇头。

“啊,啊哈哈,那就再给他苟延残喘几日,将军,我们给你接风洗尘。”

“是啊,是啊,我们探过,长狄将军可是还没消息,定是死在哪儿了,就算没死,羞也要羞死了。”

清芜微笑,望着众人,任由嘴角慢慢爬下血线。

“啊!”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清芜往大帐中送。

军医看了几趟,配了药方。

“将军大度,由着你们胡闹,忍着骨断之痛,现下是至少半月下不了床。”

几位做代表来打探内情的将领登时垂头,一个个不敢说话。

“杵着干什么,快去弄药啊。”

帐内空了后,军医坐到床边,拍拍清芜。

“将军,老朽有话要说。”

清芜睁眼,轻轻的转动眼珠,然后定住,盯着他看,军医抖了一下,直觉这位心内含怒,却又看不真切。见他只看着人,军医便直接开口。

“将军的伤似乎处理过,断骨初生,稍作碰撞就硬生生断开,老朽已用了药,可惜却毫无作用。”

闻言,清芜哑声问

“可是有中毒迹象?”

“老朽只做此想。”

清芜却突然笑起来,军医有些发毛。

“将,将军,可是军中有人要造反?”

笑了一阵,清芜摆手。

“没事,休息几日便好。到时再用治骨伤的药吧。”

军医听言,大大松了口气,连忙应答。

“老朽明白。”

入夜,胸口血气翻涌,清芜睁眼,伸手摸放在床边的水杯。

“铮!”

破空之声直冲自己而来。

咄!一只断剑钉在手边,水杯被剑下戳着的长狄战旗一角盖住,没办法再喝。

片刻,有人冲进来,急急禀报

“有敌入营,抢了长狄战旗,追是不追?”

于情于理都要追。

“自然要追。”

“得令。”

从身后拿出断剑,清芜看着那剑刃上的鲜血,叹气。

“以血为誓,看来我是被缠上了。”

不多时,又有人冲进来。

“将军,没追上,那人身手好的不得了,我们分成几队都没追上。”

“可有伤亡?”

“没有,那个,刘副将拿qiang的手折了。”

等着被训斥的士兵,等了一阵,大胆抬头,便看到自家将军已经安然睡去。

“呼,将军挺大度的呀。”

被直入大营,夺了东西,惊了将军,最后还没逮到人,这等丢脸的事儿,自然是没人再提。

乌氏大捷的消息已经加急送出,军士们只等着将军回月华,领了封赏,回来犒赏三军。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