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4 白虎将军

莫等闲 by 洛红绯

2019-3-25 01:04

“你想死。”

冷冰冰的脸上没有疑问,那目光依旧如刀剑,清芜只是笑笑,不做回应。

又见他拄着刀,歪了几下站起,收刀入鞘时,沧岚两字一晃而过,浇了暗红色的釉,和磨白了的刀柄两色冲撞,十分醒目。不知道是刀名还是人名。

站起后,他径直离开。

清芜试着动了动,胸口剧痛依旧,想来是真的断了骨头。他只能这么躺着。运气好些的话,熬上两宿,大约可以站起来慢慢走。

一阵悉索声响在脚底方向,清芜是看不着的,声儿近了些,他咳嗽几声,笑了。

“回来了。”

也没有疑问,黑色衣角又出现在视野中,那张不合身份的清秀稚嫩脸已经去了血渍泥污,倒也算得上赏心悦目。

清芜只是笑了下而已,不想这孩子眉心一锁,啪的又给了他一巴掌。不晓得自己的脸在起初一拳,这厢一掌后是否还能看。叹口气,把歪过去的脸摆回来,不笑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会子,清芜又叹口气。

“我没办法还你的手,可我又喜欢笑,这可怎么是好?”

“如果你还看着我的脸,露出嘲讽,我还打你。”

清芜别无选择,当下就对着这张脸,心中想着百花盛开,冰河消融的春日盛景,展颜一笑。

这回总该合格了。

就见这孩子愣了下神后,又是一掌呼来。

清芜不大高兴,脸冷了下来。

“听闻长狄有闻名遐迩的虐人法子,今日倒叫我领略了。”

“你不笑并不难看,非要笑来笑去。一副浪荡样。”

清芜真是想叫屈。可惜这孩子投来一记刀子眼,生生浇灭了他这个想法。

这尊喜欢不让人好好说话的尊神,走到清芜身后将他托了起来。

“喏,看好了,你的腿已经断了。”

说着在清芜身上游走一轮后又说

“肩骨十有八九也断了。真是麻烦。”

“嗯,十分麻烦。”

“谁和你闲聊,我要告诉你,待会儿疼了,自己忍着。别给我乱嚎,引来什么不好对付的东西。”

清芜正要苦笑,而后问一问这个人要做什么,就见自己身上已经缠上几条粗树皮。

来不及他说什么,就被抱住屁股一下提了上去,顺势伏在了一块坚实的后背,没怎么疼。

清芜还是哼了一声。

正利落的把余下的树皮往自己腰间,脖子上打结的那孩子,扭头吼他

“哪里疼了,娇气!”

清芜再哼一声。

“你的手捏的我屁股疼!”

托住的手瞬间抽走,扭过来的脸也迅速调了回去,清芜分明看到两只红耳朵还在往下红。

心情登时轻快许多。

扎成个待卖螃蟹的清芜视线所及,大多是某人的后脑四周,实属无聊。

“在下清芜。”

除了轻灵的好似在飞的脚步声,没有回应。

经过处绿林茂密,清芜笑笑,伸手带下一片叶子,含到嘴边。

急切的脚步声外忽的亮起乐音,扭头看去,果然是背上的这个人干的。

娇滴滴的书生就爱干这种美其名曰知情至性的蠢事。

乌氏国的大将军,一身弱不禁风也就算了,在这全然都是未知的野林山地中居然还敢发出声响,你是怕不够惹眼吗?

“喂,我说过什么!”

“不要乱嚎。”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无聊死了,你不理我,我自己理自己,吹了首南燕归。”

听不出来他第二句话就在警告他马上闭嘴了吗?真是蠢死了。

反手,扯过他嘴边的破叶子,当着他的面捏碎,总该明显不过了吧。

“你扯就扯,摸我嘴做什么?”

懒得理他。

清芜又见那薄薄的耳朵红了会儿,心情确实不错起来。

“你捏也捏了,摸也摸了,看来我不要知道你的名字都不行。”

简直是烦死人。

“两军交战,你竟然不知我的名讳?”

这着实侮辱人。

“我来军中方十日不到,还真不知你的名讳,见谅。”

脚步缓下,他扭头望向这个气人的傻蛋。

“十日不到?”

“是也。”

微笑起来的脸怎么看怎么暗藏计谋。不可大意。

“哼。”

扭头回去,还是少言最妙。

清芜又带下一片叶子,正吹出一个音,又被夺去。

“沧岚!我叫沧岚。”

眼睛眯起,清芜笑眯眯的拱手

“好名字,在下见过常胜将军,白虎沧岚。”

“呵,虚情假意。”

清芜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真真是叫他难耐。

沧岚总算是停了脚,清芜四处一看,原来是块平地,中央有条尺把宽的小溪。

“你去洗洗,身上不要留血腥。”

“将军,在下实在无能为力自己洗,洗不干净你可别打我。”

沧岚一瞧清芜那个笑盈盈的脸就只想戒备。

“哪个打你,自己去,骨头断了又怎么样,娇气。”

清芜坐在小溪边宽衣解带,遭来沧岚呵斥

“解衣服做什么!”

“在下不如将军英明神武,伤的地方实在有点多,只能解了衣服,好好洗一洗。”

“雨刚歇,要是就此发热,你就自己呛死为好。”

“是是是。”

清芜脱光,团起外衣,裹了水擦脸,擦身。他做的细致,自然耗时。

凝神四看的沧岚等的不耐,回头去催。

巧了巧,正碰上清芜搬腿套里裤。

修长的身体展开着,胸前的粗树皮松松的绕着,远远看,叫人不晓得说什么好。

清芜这时正好侧头望来,松了绑带的头发倾泻到地,几缕搭在眉尾眼角,沧岚不知道自己是否看了很久,他只知道自己没有立刻挪走。

“将军可来看看我洗干净没?”

他才不去。

扭身回去,继续把风,身后却传来一声闷哼。

再回头,那人已经躺倒,好像昏死了过去。

沧岚看了下四周,快速倒退着来到清芜身边,鼻息尚可。拾起干燥衣服盖住人,重新背上后背,勾脚团起一捧砂石掩住清芜吐出的血后,他迅速离开。

日头渐落,最危险的时刻即将来临。

沧岚还在寻找着可以容身的地方,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必须要赶在天黑之前歇下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