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1 中军之将

莫等闲 by 洛红绯

2019-3-25 01:04

月正,乌氏国有大群乌鸦环绕三日不散,国君月恒召当今监天过问。

“君上,乌者三日不散,为吉兆,宜战。”

时值乌氏与长狄对立,月恒听闻此话,笑而不言。

监天刚退下,大殿外立即一声脆亮长叹:“有请清芜君。”

乌氏国深处几座高山之间,虽然少见湖泊江河,却是四季长春,国中偏爱银杏金梅,月正时节正是两者齐齐大放异彩的档口。国君长居的月华里自然是处处可见。

长叹悠悠飘远,一人在金黄嫩黄簇拥间,缓缓前行。

披散的黑色长发和直立的白狐脖围掩蔽了大半张脸,于是就剩下这黑和白并海棠红的长衣填满目光所及,远看着好似一团正被落雪的不熄火,轻微晃动着慢慢逼近。

清芜君三字是世人所赠,他的真名无人知晓。

五年前,平阳国弱,一日三国联合来犯,节节败退之际国内爆发政乱,当时的国君和刀下鱼肉差不离,清芜一人一马,救国君,平内乱,不伤一兵一卒。平阳国借此得以残喘。待国定,万民欢腾,却已遍寻不见清芜君。之后,清芜君盛名流传。

进的大殿,清芜拱手相拜,月恒瞧向静静欠身的人,笑了笑从座位上起身,沿着坐榻前的石阶而下,伸手展臂,连连大笑

“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托住了胳膊,顺势将人抬起,清芜并未抬头,满身洋溢着谦恭。

月恒很满意。

“从未近处看清芜君的容貌,可否抬头让我一见?”

如他所愿,清芜抬起头,殿前一阵元春凉风掠过,残留了一些刮进殿内,带起清芜背后的黑发,几根轻的发丝轻抚上略微狭长的脸,白皙的肤色,一瞧就是没有吃过苦的,没有任何痣或者皱纹之类的瑕疵;五官中唯一该有鲜艳色的唇,上半翘起,下半微厚,淡淡桃红,有异于男子常有的朱红,丹红,不晓得是不是有隐疾;鼻子也没有大富大贵的圆润样,怕是只有鼻头可以说上一句通透,隐隐有贵公子的干净特质;双眉是男人普遍会有的又直又黑样儿;其中只有双目出色些,沉静的眼珠乌黑,檀珠一样,打着从容的神采。

月恒喜欢他的谦卑,却不喜欢他眼里的静谧淡泊。好像自己快要有什么被他看了去。

“清芜君果真如传说中所言,气质斐然,不是俗物。”

“君上夸赞,在下的父母应当高兴。”

果然谦恭的很,不恃才傲物,很好。

月恒背手,话锋一转,朗声道

“清芜君的事迹,我也素有耳闻,眼下时局正紧,那些繁杂的议事,我也是厌烦了。”

清芜把头低下,缓缓说道

“君上有何事需要在下?”

月恒呵呵一笑,握住清芜君被衣袖盖住的手。

“时不可待,请清芜君立时去战场相助,我对你的才干拭目以待,可好?”

清芜点点头。

“在下今日便出发。”

月恒没说话,清芜拱拱手,转身退下,刚到大殿门口,身后传来月恒的爽朗话

“差点忘了,此次前去,特给清芜君最高位,中军之将,一切随你调遣。”

清芜回身,再次拱手,而后离开。

中军之将,军中是万人之上的地位,往往是兵卒可望不可即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