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红云乾相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季卿临冷静下来,想到刚刚自己的失态,捶胸顿足,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不去找回季天了?

说不去,倒也可以,季卿临大不了再换一个家仆就好,说实话,季天也没有那么好,他也就办事也就比别人认真一点点,仔细一点点,忠心一点点其实说起来,谁都没有季天对自己上心,对自己认真。这点季卿临很清楚。

而且季天是他救回来的,当时他还以为救了个弟弟,后来才弄明白原来季天和自己年龄差不多,两人也几乎无话不谈。在外人看来他们是主仆,而在季府,大家几乎都以为季天是季卿临认的一个弟弟。只有自己清楚,自己把季天,是当成朋友的。

自己好像离不开季天了。

季天离开帐篷后一秒,季卿临感觉,这已经不是自己的军帐了。自己的军帐,怎么会没有季天那个吵吵闹闹的自大的混蛋?如果没有他,自己的军帐好像不是军帐,家也不是家,府邸也只是空宅。

并不是说季卿临对季天有任何实际的需求,他需要季天伺候吗?端茶倒水?洗衣送饭?这些事确实一直也是季天在做,但是他确实不是需要这些,他只是很享受和季天在一起的时光,对方不在,自己就会感到最深处的失落和空缺。好像一块拼图,永远少了中心的一块。

季卿临太清楚了,自己对季天,其实有更深的依恋,只是他自己也不敢说出来,毕竟季天没有身份,地位极低,自己如果贸然说出来,对他是不是可能是一种伤害?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如果对方对自己只是主仆之情,而自己提出要求他又不能拒绝,实际上他对自己并无二心,这样岂不是耽误了他一辈子吗?

可是,这一刻,季天解放了,他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了。

为什么他的解放,却好像要,耽误自己一辈子了?

季卿临内心发痒,他很想找季天回来,他有很多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季天就没有给任何机会的离开了。为什么他就不能等几分钟,等自己解释一下,是自己下手太重了吗?还是他其实早就对自己寒心了,这次的事情只是一个□□?

季卿临外表平静如水,内心早已暗流汹涌,他多么想告诉季天,自己和太后没有任何关系,纯粹只是太后的计策;他多么想告诉季天,事情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太后也并没有对自己有什么感情;他想多么告诉季天,自己从小到大,还没有喜欢过别人,除了某个自以为是胡搅蛮缠还喜欢胡思乱想的笨蛋他多么想告诉季天,他还想像最开始那样抱着他,带他从黑暗的洞穴,走向光明的世界。

可是想法却都没用了,季天头也不回的走了。

风符,雁过无痕,即使透视大地也查不到踪迹,季天这是狠了心决定了不希望季卿临找到他。

而那道用过了的风符,是季天送给季卿临,最后的礼物。

“发生了什么事吗,副军团长?”军帐外有人询问道。

“没事,不要进来!”季卿临生怕外面的人进来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他两腿瘫软倒在地,双眼通红,双手颤抖捧着一张废旧的符咒,可能季卿临现在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只是脑袋中在伤感的同时还保留有万分之一的理智――自己现在的模样,不能被任何人看到!

“副军团长,军团长有令,军帐内不允许使用符咒,如果有使用必须要马上检查符咒的后续波动,原谅属下必须进来查看。”军帐外的人正准备冲进军帐中,却被军帐内的结界波痕给控制住了行动,而后瞬间遭到了反噬,不得已退了出来。

“军团长那我会去解释,你先出去。是季天用了风符,我找到他后带他去见军团长。”季卿临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他怕露出些什么破绽,还补充了一句“对了,我这里有点冷,你让下人运送一些柴火过来吧。”

好像说了这句话,就可以欺骗对方,自己声音颤抖是冻的一样,只有季卿临明白,自己是在自欺欺人。

门外的士兵也很识相,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嗯”了一声便离开了。

季卿临逐渐冷静下来,可是冷静并不是什么万能药,不是一旦冷静,就能猜到季天到了去了哪里的。

可是,冷静却是一滩静的可怕的油田,只要心绪被点燃起了一丝火种,这片油田便会燃起熊熊大火,将自己内心的一切给吞噬殆尽。季卿临意识到,如果自己再想不到季天可能去的地方,自己就可能真的会永远失去他了。

他到底会去哪里?

其实季卿临很清楚季天对他的情感,似乎也并不是Xiong-Di那么单纯,只是他一直都没有给出过回应。

与其说是犹豫,是怀疑,不如说是害怕辜负。

害怕伤害。

江明旭的前车之鉴,难道还不引以为戒吗?

季卿临从布衣口袋中拿出巴氏能量管,看着上面季天已经满了的数值,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难受。

“如果这个数值已经满了,你就要小心了,你就要远离他了。”

“不要犯了和我一样的错误,误以为自己可以保护他。”

“你什么也做不了,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主动远离他,主动让他误解你,让他自己不再对你有感情,否则他会死,死得很惨很惨。”

江明旭的提醒言犹在耳,他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反正太后对自己也是照顾有加,不妨利用这一点,自己主动散布一些流言蜚语,让季天误以为自己是追名逐利的人,让他对自己死心,这也没什么不好。

可是季天却是越发的喜欢自己。

季天不断增长的数值让他兴奋,可是更让他恐惧,那串数字仿佛死神的讯号,只等到某个时刻,便会展现出它的镰刀,夺走季天的生命。如今他走了,本来以为一切就淡了,结束了,他对自己心如死灰了,可是这串该死的数字为什么还是一丁点也不降?

其实他对自己,并没有不爱了,而是觉得没有可能了。

季卿临明白自己做了很残忍的事情,一步一步拿着刀子逼迫对方后退,可是对方却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反而迎着刀子踏着流淌出的血而坚毅向前。

这样的季天,怎么会真的离开呢?

季卿临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开始害怕了起来,他有种极为不祥的预感:如果不去找季天,自己会后悔,会后悔一辈子。

可是,如果去找了,不就等于和以前一样,用锁链绑住了他吗?

季卿临脑海中各种想法在反复无常的挣扎,可是终究有一种想法是怎么都挥之不去的,那就是他自己从模糊,到慢慢清晰的自己对季天的感情。如果自己真的把季天弄丢了,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可是,风符一现,即使是透视大地也完全找不到踪迹,就算季卿临真的还有什么想要去将季天找回来的想法,也只能像是一个瞎子在一个偌大的城堡里寻找一粒金色的灰尘一样,基本没有可能。

如果季天对自己感情还这么深,在最后离别的时候,一定会去自己之前和他去过的地方吧?他是一个比较怀旧的人。

季卿临思考着这一切,却发现,他似乎从来没有带季天去过什么地方,留下过什么两个人的回忆,唯一的就是季府他们一起生活过一段比较惬意闲暇的时光,但是他相信季天不会回季府了。

月山?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季天的地方,第一次抱住季天的地方,第一次带季天见到阳光的地方

季天会回去的。

一定!

季卿临打开地图,找到离月山最近的路。便迅速离开军帐,独自乘红叶战车,以最快的速度,前往月山去了。

之所以选择红叶战车,倒不是季卿临知道月山有军队在搜索赵芳涵的下落,因此选择乘坐战车。而是因为红叶战车的速度是最快的,他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季天。

至于江明旭同意与否,先用了再说……

季卿临坐在战车上,看着窗外阴暗的天上,云朵逐渐聚合,凝成一片枫叶状,然后慢慢泛红,形成火烧云的阵仗。

季卿临读的书大多是医书,而非政书,但是他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几乎所有这个世界的人,都明白这个现象代表着什么:国难当头,血泛星空,这是山河破碎,国破家亡的乾相,而凝结成枫叶状,代表着第二位红叶统帅,诞生了。

血色红叶的乾相,像是一块石头,打破了原本风平浪静的神都,许善抬头看着天,心里沉沉的,一旁的赵芳涵看到许善有些不对劲的神情,便问道“看这天,是红叶已经做好选择了?”

许善点点头,没有停下行走的脚步“她早就做好准备了,只是选择的人现在才发现罢了。”

“是谁?”赵芳涵问。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某个来自你们那个世界的人吧。”许善笑了笑“皇宫就要到了,我们还是先进去商议对策吧,也许这个乾相暗示的红叶统帅还没到,灾难却先一步到了呢?”

赵芳涵点点头,跟紧了许善的步伐。

这个世界的另一边,江明旭刚把叶依寒运送回了自己的军帐内,便听到军帐外军士们吵吵嚷嚷。他走出军帐,想要问军士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在走出去的那一刻,看到远方的红云――他瞬间明白了一切。而在他没有注意的背后,叶依寒睁开了眼。

另外一个世界,白色的房间充满着刺鼻的气味,带着口罩的护士们忙上忙下,注射完毕所有桌上的药物后,看到患者苏醒,才松了一口气。病房外的乔纳森叹了口气,杀掉海顿,也许是他最正确,却也最错误的决定,他可能永远也找不到那份文件了。但是,叶依寒的弟弟,是他唯一的希望,因为,他有可能会知道海顿将文件藏在何处。如今他醒过来,至少,希望还没有完全熄火。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