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回忆篇:唯愿四季卿安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从开始喜欢一个名字,到最后讨厌一个名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或许从最开始,喜欢的也不是名字,讨厌的也不是名字,而是上天变了的心。

我出生在月山里一个不起眼的村落,没有名字,因为父母还没有来得及给我起名,便开始了逃难――野兽袭击了我们的村庄。

我还小,记忆不多,只记得一块块长着眼睛的石头,一根根细细的黑色的一团一团的草,一捧一捧白色的灰尘铺天盖地,以及红色的山泉。那是我小时候的世界,一切都那么五彩缤纷,色彩斑斓,直到有一天,我的世界,变得一片漆黑。

那大概是我八岁那年,爹娘为了躲避野兽,带我躲进了一个洞穴,听爹娘说,那个洞穴是很久以前军队挖出来的,当时为了抵御北方的蛮夷,挖了这个洞穴,用来存放军备物资,而现在已经停用了。

洞穴里还有很多过期的物资,活下来不成问题,只要不会被野兽发现,就可以活下来。

后来,野兽攻打过来了,虽然没有发现我们,但是他们毁了这座山,洞穴的出口,被堵住了,这意味着我们全部一家人,一辈子,只能永远生活在不见天日的洞穴之中了。

永远,永远。

最开始的时候,爸爸还幻想,能够打开堵住出口的岩石,就可以出去了。但是,他失败了,他被顶部失去平衡的岩石给砸死了。

只剩下我和妈妈了。

后来,我们发现,食物不够了,即使把腐烂的食物算在一起,也撑不过几年了,妈妈为了让我活下去,自杀了,临死的时候她给我起了个名字,不过她声音太小了,我没有听清楚她说的话。

大概她发现了食物不够,所以很久没吃东西,没有力气说话了。

于是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在黑暗中一直生活着,没有光芒,没有希望,每天只是像行尸走肉一样,巡视一番不大的洞穴,看看有什么蚂蚁或者蜈蚣,如果找到一只老鼠,那一天一定非常幸运。

我每天记着日子,要说为什么这样,那是因为这是唯一一件和生存无关的我能做的事情。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

黑暗中不知道过了几年,久到我每天只是机械着记着日子,都忘了盘算到底过去了多久的时候,洞穴被砸开了。

强光疼痛到刺眼,但我仍然想看看已经许久没有看到的世界,第一个映入我眼中的,便是你的模样,那个时候,我的世界,好像已经只剩下你了。你走近我,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摇摇头,说不出话。

你问我,你家在哪?

我摇摇头,我没有家了。

你仔细打量着我,问我愿不愿到你府上,以后做你的门房,家仆。

我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你笑了,伸出手,拉住我,说,我叫季卿临,以后我就叫季天吧,因为我们相遇,似乎是天注定的缘分。

我不好意思地收回手,我太脏了,而你穿的那么干净,好像神仙一样。

你好像看出了我内心的想法,但是却没有停手,而是又往前走近了步,将我抱了起来。

好温暖的怀抱,没有逃难时的匆忙,没有黑暗中的恐惧,你就这样抱住了我,像大地母亲一样。突如其来的幸福,让我要窒息到感觉要死掉了。

你把我带到了你的府上,给了我好几件衣服,都挺合身,虽然看起来,那些都是些十一二岁的小孩衣服,但是我知道,我就这样。

即使我好像已经十八九岁了,可是由于在洞穴被困太久,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停止了发育,以后永远都只能是十一二岁的样子了。但是你并没有嫌弃我,反而把我像弟弟一样对待。

你告诉我,你已经快二十了,这是一个秘密,一个只属于我们两人的秘密,对外,你都是十一二岁。

我点点头,问你,为什么要这样?

你告诉我,这样,我就可以去当书童,伴读,最后说不定,还能当官,进入朝廷了。

听到你说这些,那一瞬间,我好像真的变成了十一二岁的孩子一样,笑得很是开心,完全没有任何的忧虑。因为你很关心我,很重视我,我在你心里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第二天,我进入了国子监念书,当时的国子监祭酒,叫许善。

我知道,其实我没有资格,是你托人打通了关系,才让我进了国子监,和那些达官贵人的子孙一起念书。正因为如此,我才更不能让你失望,我要一直为你努力,为你活着,为你拼命,为你做到最好。

终于在最后,我得到了许善的认可。他说他会送很多本书给你,如果我有时间,可以直接在季府偷偷的看,就不用跑去国子监那么远的地方看了。

我爱看书,因为希望我爱看书。

我想做你希望我做的事情,然后有一天,可以帮助到你,为你活着,活得精彩,是我一辈子的使命。

慢慢的,我发现,我变了。

我变得想要独占你,想要只有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为你而活着,帮你做很多很多事情。

可是后来的事情,好像并不那么顺利,我在国子监上课的时候,周围的同学都有意识的害怕我,疏远我。打听后才知道,太后有意招选男宠,排行首位,便是你,季卿临。

皇帝年幼,皇权旁置,几乎所有的实权,都落在了太后的手中。你是凛夜军团的副军团长,如果真的成了太后的人,或许能升为军团长,和江明旭并为一级;甚至太后为了某种利益下嫁给你,也完全是有可能的,如此你的权利,与皇帝无异,而太后也能从你身上,得到她想要的。

太后?

如果为了权利,为了地位,为了名利,这是最好的选择。即使有违伦理,凭你的实力,也足够杀尽天下悠悠之口。如果你真的想要的是这些,那,我,拿什么和太后比

你想要的,我都给不了。

可是,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我不断问自己。

你想要名利吗,想要权利吗,想要地位?金钱?万人朝拜?还是说你想要流芳百世,不惜牺牲自己的清誉,做出交易和妥协,最后再一展宏图?

好像在那么一瞬间,我有点不认识你了。

可能我也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你

那个对我温柔无比的你,对我无微不至的你,对我照顾有加的你,好像什么都没有在乎过,可是为什么那一刻,你向权利弯了膝盖?

如果你真的像他人嘴中的那样,和太后有什么关系,那我又算什么。母亲告诉我,只有爱一个人,你才会对他好,你对我好,是因为喜欢我,爱我,还只是纯粹的眷顾保护

不对,我不能这么想,你是我的主人,我只是你的仆人。就算你再怎么对我好,我的内心也一定要对这点刻骨铭心,而不是记得你对我的感情。

你有抱负,有理想,有追求,有对世界的俯瞰,想拯救所有红叶的子民,杀尽天下的野兽。我应该记得这些

只是,为什么,心会那么沉重。

居然有那么一刻,我好怀念黑暗的洞窟之中的生活,什么也不会得到,什么也不会失去

原来,失去一份感情的痛苦,远远大于得到一份感情的喜悦。

可是,不管何时,我的内心,总是抱有一丝幻想

幻想着,其实你和太后并没有什么,即使太后有意,你也不会答应,太后也没办法真的拿你怎么样,毕竟你说过,你随时可以回原来的世界,没有人能真正的要挟你做任何事情的。

可是,这个幻想破灭了。

直到今天,江明旭的那番话,才让我真正心如死灰了。原来太后和你的事情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魏安传出来的。他在太后身边几乎寸步不离,连睡觉也是守在门口,只敢半寐,他说的话,我没办法不信。我没办法欺骗自己。

其实,我对于你来说,就只是个家奴,对吧?

普普通通,可有可无的一个家奴。

你对我的和别人不同寻常的好,只是你的怜悯,你的施舍。

可是啊,当你今天见我,让我买几件新衣服的时候,你却不知道那几件,我一直都不舍得换掉,我一直都在家穿着。

那是我从洞穴被你抱着回来,你给我换上的衣服。

后来你给我的东西,我都舍不得用,连钱都舍不得花掉,都在我床边的小柜子里放着,你出去巡视,我在国子监学习的时日,我想你了,就会拿出来看看,然后傻笑就好像你真的在我身边一样。

为什么现在你出门都带着我了,我也可以帮你执行任务了,我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开心了。我才发现,你的世界有好多好多人,好多好多事,而我的世界,只有你。

如果,我的世界没有你了,那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就回到了那个洞穴中的我,那个深处黑暗的我,那个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我。

但是,即使是这样,也是时候该回去了,我对你,好像并不那么重要。

季天,是你给我的名字,我好开心,曾经听到你叫我季天的时候,我是那么开心,为什么现在你在叫我的名字,我却只感觉到了遥远和冷漠。原来在其他亲昵的爱称前面,名字是那么的疏远,即使他是你曾经赠与我的,也只能让我回想到曾经我们互不相识的时光。

没有父母,只有黑暗。

你的出现就像万丈光芒的那段时光。

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的一切,好喜欢你叫我季天,好喜欢你对我说话,你对我笑,你对我认真,你对我好。

可是,我也好害怕这种没有尽头的喜欢,最后酝酿成绝望。

你说,我和你一个姓,叫季天,是上天赐的缘分。

季天。

从开始喜欢一个名字,到最后讨厌一个名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或许从最开始,喜欢的也不是名字,而是把这个名字赋予我,给了我一切的那个人。讨厌的也不是名字,而是上天变了的心。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