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叶依寒被带走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凛夜骑士团副帅军帐中,季卿临平复了叶依寒体内的红叶之气,上好了药。

“也不知道军团长是不是对主人有什么误解,成天让你给别人疗伤治病,好端端一个将军,在他江明旭手下,越来越像个太医了。”季卿临旁边的男孩看着季卿临对叶依寒无微不至的照顾,忍不住开始吐槽了起来。

季卿临笑了笑,从身后拿出一本医书。

“我也这么觉得,去年我和太医院的人见过,他们医术,有的还不如我呢。”季卿临笑着说“他应该稳定了,如果江明旭来了你就把他交给江明旭就行,我就不在这守着了,看书去了!”

“书书书,就知道看书,你一个大将军,看那么多医书干什么啊?”男孩抱怨道。

“哟?怎么,我平时不管你,你倒是还管起我来了?”季卿临看着眼前的男孩,觉得他抱怨的样子特别可爱,就停下来脚步,谁知道男孩听季卿临说完这句话,抓准了季卿临停下脚步的时机,瞬间把书抢走了。

季卿临没反应过来,书已经落到了男孩手中。

“我当然要管你了,你看,你现在连我都打不过了!”男孩骄傲的笑了笑“你再这样下去,只怕真的要去当太医了。”

“我觉得,当太医,没什么不好啊。”季卿临边说话边拉近与男孩的距离,试图抢过那本书,但是无奈男孩相当敏锐,一眼看透了季卿临的想法,双方这么寒暄几句后,季卿临完全没有占据上风,反而连书都没有碰到过。

“当太医当然好,但是也要看准时机!”小男孩停下脚步,迅速在季卿临胸口贴了一张符咒“盛世之时,自然是医者仁心,太医要更加重要,否则龙体有违,则天下大乱。可是当下正逢乱世,人人自危,自然是更需要将军保家卫国,征战沙场。”

“看把你能的,这些话一套一套的,都谁教你的?”季卿临尝试挪动了一下身体,却发现自己居然根本动不了!想不到这小孩的封印符咒竟然这么强了?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意识到。

“当然是许老前辈了。”男孩拍拍胸脯自豪地说“许老前辈还表扬过我呢!说我聪慧过人,以后能成为红叶统帅!”

红叶统帅,相当于统领所有红叶勇士的人。

在地位上,低皇帝一级,但是在威望上,或许就连皇帝也比不上,因此除了亡国灭种时期,其他时候,是根本不存在红叶统帅的。说这种话可是犯了大忌,许善怎么可能对他说?

季卿临想了想,或许是现在太后当权,许善才敢说出这种话吧,毕竟许善在朝中属于正儿八经的‘太后dang’,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没有人比许善更清楚,现在的皇帝,资质实在是太平庸了……

不过,许善这么看好他…….也一定是因为他确实有他的长处吧。虽然说红叶统帅还是极其不可信,毕竟连江明旭这么强大的红叶之气,也仅仅只是属于‘最强红叶勇士’这个级别。

想要拥有掌控天下所有红叶勇士,让不论什么领域的红叶勇士都臣服的实力,他倒是没有指望自己这辈子能遇到,自己能够有朝一日成为和江明旭一样的红叶勇士,就足够了。

“得得得,未来的红叶统帅,先帮我把这个符咒解开,我们再促膝长谈,慢慢聊,好不好~”季卿临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求饶样子看着眼前的男孩。

男孩看着季卿临的眼神,虽然三分真七分假,但还是有些不忍心,便将符咒撤了下来,嘴上嘟囔着“你看你连我都快打不过了。”

“我只是不想动手,要是我和你动手啊,你非残废了不可!”季卿临捏了捏男孩的脸,补充了一句“不要太骄傲自满了哦!”

“是是是,那这书….”男孩还没说完,话便被季卿临打断了。

季卿临走到旁边,倒了壶茶“不看了不看了,听你的,好好学习排兵布阵,领军打仗,修好红叶之气,阻止军队来犯!”

“季将军,您糊涂了吧,什么军队敢来犯我们啊,是阻止野兽才对,”男孩笑了笑,将书放到了原来的位置。

“说起来,你是不是很喜欢看书啊?”季卿临问。

男孩想了想,点了点头,应了声‘是’。

“你平时都看什么书?”季卿临追问。

“《奴训三十》,《为俾所忠》,《清茶录》…”

“停停停停停停……你给我说实话。”季卿临一脸不信的笑着,摇了摇手“就你刚刚那行为,还《奴训三十》《为俾所忠》,我都不敢把你怎么样了。”

“……”男孩低下头“其实吧,将军,您游走在外,我打扫房间的时候闲着无聊,您房间的书,我都看过了。”

“嗯,意料之中。”季卿临点了点头“最喜欢哪本?”

“我想想。”男孩仔细想了一会,回答道“应该是贾先生的《瘗理文》。不过这么说不公平,将军府库汗牛充栋,每本书都各有特色,精彩绝伦。”

“好家伙,这本书我都看不懂,你还最喜欢呢?”季卿临有些惊讶的看着男孩。

“将军看不懂,买来干嘛,我以为将军您也会很喜欢这本书呢!”男孩反问道。

“我的书都不是自己买的,都是许善和太后送的。”季卿临回答“许善这人,就爱送人书,以前他当国子监祭酒的时候,我整个家都是他送的书。后来我升为了凛夜骑士团副军团长,相当于副将的级别,宅邸大了,这才勉强能住人进去,谁知道这老头变本加厉啊,送了我好几车的书,我宅邸扩建了两次,才把这些书都放进来。”

“哦,那许先生对您真好。”男孩听完后,点了点头。

“他那是怕我死的太晚,又不好明着下手,所以派这些书来折磨我吧。”季卿临无语的说“我不太爱看他送的那些书,看不进去,感觉都是一些大道理、大空话。完全不如医书实用,来得有意思。”

两人在争论之际,感觉到门帘忽然被拉开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起身,看是谁闯了进来,就已经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在外面就听到你们在吵,吵什么呢?”

是江明旭!

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分工明确、有条不紊的收起书本,倒好茶水,摆好座椅,几秒钟工夫,房间刚刚的凌乱荡然无存,整洁得自然而不做作。

“军团长,您来了。”江明旭走进内帐,季卿临一脸开心的迎了过来,身后的男孩低着头,没有说话。江明旭知道,这是季卿临几年前在洞穴救下的一个孩子,后来就一直跟着他了。

“嗯,那个,叫叶依寒的人呢?”江明旭问“他活了吗?醒了?”

“活了,没醒。”季卿临说“怪我下手太重了。”

“不怪你,不下手重一点,饶柯禹怎么会信。”江明旭点点头“你做的很不错。”

“职责所在,不容马虎。”季卿临回道,然后便问“你那边事情怎么样了?”

“已经和他们说了我的看法,剩下的,等他们判断吧。”江明旭说“对了,你们刚在说什么,听起来好像很激烈又很开心的样子,我没有打搅到你们吧?”

“没有没有。”季卿临说“就是说到了看书,之前许善不是送过我很多书嘛,然后被这小子看了,就聊到了一些关于读书方面的事情。”

“这样啊,说起来这个许善还真是很有名,我记得曾经赵芳涵也和我提到过。”江明旭说。

“朝中最有名的太后dang。”季卿临回答道“不过学识过人,深受朝中群臣的爱戴。虽无丞相之名,但是丞相之实了。一个国子监祭酒有这本事,是个不简单的人。”

“这事情我也听说过,好像是因为丞相是先皇的人,所以动不得,于是太后以丞相已老为由,削去所有实权,交给了许善。”江明旭说。

“是的,因为之前的事情,导致太后对宦官极其不信任,所以非常重用许善,不仅是当朝丞相的权利,连同之前大宦官冯元所搁置的很多权利,全部都交给了许善。”季卿临说“所以说,这个人,是个相当的狠角色。”

“这么著名的人,我竟然没有见过,真是久在四海,不入庙堂了。”江明旭无奈道。

“不可能没见过的,只是您见到了,不知道那是许善。”季卿临说“许善这个人本就相貌平平,年龄一大,更容易让人忽略,而且由于不是军人出身,他也没什么气场,看起来很随和,就是站在你面前,你也想不到他就是许善的。”

“这样啊……”江明旭点点头。

“而且,今日您不是去了白将战将军的军帐吗?”季卿临问“许善现在辞去了国子监祭酒,任白府的军师中郎将,他现在应该和白将战形影不离才对,你今天难道没见到他?”

“是他?!”季卿临这么说完,江明旭恍然大悟,忽然想到,当时白将战身边,确实站着一位老人,当时白将战说这是他的军师,江明旭便没有多想。

他完全没有想到,那个人竟然就是许善。

可是怎么可能呢?许善虽然官职比白将战低,但是要排资论辈和比拼关系,要比白将战硬了好几个档次,为什么当时,白将战没有介绍许善呢?这不合规矩啊!

按季卿临这么说,许善就是坐主位,白将战站着,都不能说不合规矩,为什么当时自己进来,仿佛白将战有意怠慢许善呢?

江明旭瞬间脑袋短路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是许善的主意?

“怎么了?想起来见到了?”季卿临问。

“嗯,应该是他,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罢了。”江明旭点点头。

“看你吓成这样,不会得罪人家了吧?”季卿临开玩笑“不过也没关系,就算你真得罪了人家,人家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你胡说什么呢,我只是没有想到他就是许善罢了。”江明旭问“别老是说我了,说说你,你和许善什么关系啊,他为什么送你那么多书?”

“其实具体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我和太后走的比较近,他以为我也是太后dang的人吧。”季卿临说“不过我这脑子,不适合搞什么,只是因为太后对我们凛夜骑士团确实好,所以也该去孝敬一下,而你又经常在外面,不常回来,所以我在神都的时候,当然就代替你,经常去给太后送点礼物。”

“哟,看不出你还干这行啊?说吧,送了多少男人?有没有把你自己送给太后啊?”江明旭眨了眨眼。

季卿临听完这话,瞟了一眼身后的男孩,见他神色忽然有了些许变化,但是马上又正常下来了,心里竟然有些开心。

“去去去,瞎说什么呢,我还是个雏啊!”季卿临马上否认道“再说了,太后私事,哪里轮得到我去做。”

“哟?这么说你还是很想做的只是轮不到?”江明旭看着季卿临,季卿临满脸通红,矢口否认。“我们什么关系?你连我都要骗了?我前几天回了一趟宫,太后身旁的魏安和我说了,况且咱们这太后还挺年轻又漂亮,下嫁给你,也没有亏了你,你还可以趁机团结太后所有势力”

“还是,说正事吧,别调侃我了。”季卿临打断江明旭的话,迅速转移话题“这个叶依寒,你打算怎么办?”

江明旭顿了顿,明白季卿临当下或许确实不愿意继续聊太后的话题。虽然这个话题,文武百官,甚至市井匹夫都有所耳闻了,但季卿临却还是一直刻意的回避着,也不知道因为什么。

江明旭明白,如果太后真的下嫁给季卿临,对于这个世界的帮助是巨大的。季卿临下嫁给太后,太后一定会全力的支持凛夜骑士团,甚至把凛夜骑士团的军团长职位交给季卿临,这点江明旭早就想到了,但是他也愿意这么做。

因为他一点也不在乎这个地位,他在乎的东西,季卿临很清楚。

所以江明旭对季卿临可能把自己从这个位置挤下去没有任何设防,季卿临也不需要在这个节骨眼怀疑江明旭会对自己做什么手脚,两人目的一致,心照不宣。江明旭为了复仇,季卿临为了守护这片辽阔大地。

“我带走他,安置在我军帐里。”江明旭没有继续太后的话题,而是顺着季卿临的话题说了下去:“这样,他有什么动静,我都能一清二楚,他是谁的人,我马上就能知道了。”

“所以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连夜带走他?”季卿临问。

“没错,今晚我找了个任务,把饶柯禹支开了,这事要是一直拖着,哪有那么多事缠着饶柯禹,要是一直放你这,他总有一天会发现的。”江明旭说。

季卿临想了想,江明旭说的,确实有道理。季卿临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和饶柯禹相比,还有是有一定差距的,虽然外人看来他们天赋不相上下,但是饶柯禹是实打实的硬实力,而季卿临则比较综合,他的天赋点所在的技能树并不像饶柯禹那么集中。

真要饶柯禹查起来,自己一定受不住。而江明旭则完全能抗衡饶柯禹的红叶之气。

“今晚就带走?”季卿临问。

“就今晚。”江明旭点点头。

“伤还没完全好呢。”季卿临说。

“已经好了。”旁边的小男孩插话说到,打断了季卿临的话。

季卿临一脸无奈的看向自己的下属,又看了看江明旭对他露出慈母一般的微笑,这下是必须把叶依寒交出去了。

“唉带走吧带走吧。”季卿临大手一挥,无奈点了点头。

小男孩笑了笑,跑到季卿临身旁,“难道军团长要带走,大人您还不同意啊?”

“诶我说你,你到底是谁手下?”季卿临完全不知道这是唱的哪一出,质问道。

“他当然是你的手下,不过,你的手下,不就是我的手下嘛,分那么明白做什么。”江明旭笑了笑,吩咐下属进帐,将叶依寒隐秘运上马车。季卿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救下的人,就这么还没醒,还没说一句话,被江明旭带走了。

“那,我告辞了。”江明旭说着,退出了军帐。

待到江明旭完全走后,季卿临脸色才瞬间阴冷了下来,他气不打一处来,大吼道“季天!你有病吧?你是真要我拿把你拿去祭天啊?”

男孩听到季卿临的咆哮,愣在原地,一时什么话也没说。

“你到底要干什么?刚刚那个时候你插嘴做什么?谁让你插嘴的?”季卿临走上前,一拳挥向眼前的男孩,在举例还有男孩鼻梁0.1厘米的时候,他才停下了动作,而男孩,丝毫没有躲闪。

“拿我去祭天啊…”男孩看着眼前季卿临失态的模样,忽然有些没落,“不如把我给许善吧,他不是早就向你要我了吗,还能做个人情,你不是一直也在考虑吗?”

这句话,在季卿临的脑海中,引发了一阵电闪雷鸣。季卿临就好像一个在最后关头所有谎言都要被揭穿的撒谎者,他手足无措,他恐惧万分,他内心忐忑,七上八下,一瞬间他所有的寒毛,都抖动了起来。

季天这小子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他自己乱插嘴,为什么好像还是我做错了事情一样?反而来质问我?

季卿临脑海中冒出各种念头,但是理智让他停止了刚刚的联想,而是静静的承认了季天刚刚的话。

“你知道了?”季卿临收回了手,终究是没有打下去。他没有否认男孩说的话,他否认不了了。这件事情许善和他提到过很多次了,他能怎么否认呢?季府上上下下一群人都知道了,虽然他三令五申要瞒着季天,可是这怎么可能瞒得住呢?他只是欺骗自己:季天不可能知道,绝对不可能。自己的命令从来都是那么行之有效,没人会敢违抗的。可是,这种事情,许善也会和季天说啊。

而季天,应该也会动心的吧?

“是我自己听到的。”男孩好像看透了季卿临在想些什么“你是不是还觉得是谁背叛了你,没有,是我听到了你和许善的谈话。”

“……”季卿临沉默了。

“现在你可以答应他了,我可是他向你要了四年的人,你拿去祭天多可惜。把我给许善,多大的人情啊。”男孩面无表情的挖苦道“你心里不也是一直这么盘算的吗,找个合适的机会,就把我送出去,给许善,说不定还会给太后…”

“你给我住嘴!”季卿临迅速一拳挥下,打断了男孩的话语,同时也将男孩打倒在地。

男孩没有反抗什么,缓缓走到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符咒,季卿临知道,那是男孩最强大的符咒――风符,上面凝聚了好几个月才能聚合的红叶之气。

“再不决定,就没机会了。”季天从口袋中拿出符咒,贴在自己额头上,见季卿临还是在原地纹丝不动,一言不发。季天叹了口气,发动了符咒。

门口的唤风铃碎裂开,季天的身体慢慢变淡,从军帐中消失了。

偌大的军帐,只有季卿临一个人,他站着,心里不知道想些什么,眼睛看着前方,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符咒从半空中飘落了下来,他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刺□□穿了一样痛。

然后才意识到,季天离开了……

在触发痛苦的机制上,心脏似乎从来都比大脑更加敏感,更快感受到真实的痛苦,而且在这种痛苦的笼罩下,心跳似乎从来都不漏拍。

季天还从来没有这样过,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季天要这样当着自己的面,离开自己?而且用的风符,不留痕迹,这是希望自己永远也找不到他了?

他们以前也经常斗嘴,可是,季天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么决绝过。这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孩,这个自己一直当做弟弟的小孩,这个自己一直不忍心伤害的小孩,终于在这一刻,忍受不了自己了?

当然,这还是一个昨天晚上,还说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主人的小孩……

季卿临用手掌抹掉了眼中不自觉渗出的泪水,马上开启了透视大地模式,可是却完全没有任何季天红叶之气踏过留下的痕迹。

风符传送,可以擦拭在大地上留下的所有波澜。

季天,是真的离开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