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会面许善(下)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许善?”赵芳涵在自己脑海中搜索这个名字。

赵芳涵隐隐约约记得确实有这个人。那还是十五年前,赵芳涵去见皇帝的时候,当时的皇帝请求赵芳涵留在这边,并且许诺,只要赵芳涵来这个世界任官职,便可让当时的国子监祭酒成为赵芳涵的谋士,而赵芳涵任羽林卫将军,成为羽林卫第一女将军。

不过赵芳涵很清楚自己并不适合打打杀杀,将军头衔并不应该属于自己于是婉拒了当时皇帝的请求,回来当自己的心理医生。

许善是当时的国子监祭酒。

赵芳涵反应过来,忙问“你就是十五年前当时的国子监祭酒?”

“正是老臣。”许善点点头。

“你怎么知道我会在那?”赵芳涵继续追问,她本以为自己面圣的心思不会被任何人猜到,但是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是被人看破了心思。“你猜到了我要去面圣?”

“是的。”许善点点头。

“那查尔斯呢?你认识他吗?他也猜到了?”赵芳涵问“这里不安全,对吗?”

“赵小姐别急,查尔斯目前还没猜到,我想这里今晚,应该是安全的。”许善回答“具体的事情,明日车中,我再和您一一解释,舟车劳顿,今日您先在此休息,我们明日面圣。”

“不,马上备车,即刻启程,我在车上休息就好,事情紧急,务必请许大人多费心思,早做安排。”赵芳涵说到。

“前往神都道阻且长,赵小姐还是先休息一晚为好。”许善担忧的提醒到。

“不,有车就足够了,至少比我自己跑着去神都要轻松多了。”赵芳涵说“我在车上睡会,然后起来的时候直接面圣,说明原委。事情非常紧急,容不得等待了。”

“也好,请随我来。”许善点点头,吩咐身边的人即刻将备好的马车拉过来,自己从口袋中拿出纸笔,写上了些什么,交给旁边的人,待马车赶来后,示意赵芳涵上车。

等到赵芳涵和许善都上了车后,看向车夫驾车远去,手下才都散去。赵芳涵以为这是许善的吩咐,毕竟如果有随从保护过于声张,可能会被查尔斯的手下透视大地,从而察觉到。

“好了,现在就我们两人了,你能和我说说,你是怎么知道我会直接选择面圣的吗?”赵芳涵问。

“因为老臣觉得,您是个聪明人,一定也想到了这是查尔斯为了除掉你,才设下的阴谋,所以你一定不会直接去找江明旭的。”许善说“因此,我断定你会面圣,虽然风险很大,但是至少这是一条查尔斯想不到的路。”

“不错。”赵芳涵点点头“我之所以要求这么急切的面圣,除了事情紧急,更重要的是,如果查尔斯发现那条路上找不到我,他一定会起疑心,然后就会联想到我会直接面圣,于是会派人来阻拦我。因此我必须快。”

“赵小姐真是心思缜密,老臣佩服,不过您可以不用担心了。”许善说“我来这之前,已经安排了手下,在淞图镇的附近寻找你。”

“哦?”赵芳涵听到许善的安排,不禁笑了起来。

“大张旗鼓的寻找你。”许善也跟着笑了“如此一来,查尔斯就会认为,你因为害怕有人攻击自己,而会选择绕远路,直接去找江明旭。这样他就会把军队派遣到另一条道路上了,而不会想到你会在这,等到他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许大人真是厉害,我知道你们有个词,叫运筹帷幄,大概说的就是你这样的人吧?”赵芳涵夸赞道。

“不敢当不敢当。”许善说。

“那这件事,白将军知道吗?”赵芳涵问“说起来我还不知道,现在白府是谁当家?”

“白将战,白老将军的第三个儿子。”许善回答“他并不知道,因为我是军师中郎将,可以在不经过将军同意的情况下调用一部分军队,因此我调用时,就没有告诉他。他现在应该还以为你在淞图镇附近吧。”

“为何要骗将军呢?”赵芳涵疑惑的问。

“说句实话,白将军虽然年纪有四十多,但却是有勇无谋,且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他整天做的不是军事训练,而是保护皇帝。我担心他知道这件事情,并不能做得太理想,还会给我添麻烦。”许善说。“他比他老子,还是差了太多了。虽然有足够的实力,但是却没有足够的胸襟和气度,更没有谋略。”

“许先生这样评价,对白将战可是不太公平了。”赵芳涵说“白老将军处于乱世,抵御外敌,抗击军队,那都是刀尖上混出来的真功夫真本事,现在已经太平了许久,白将战自然是有些懈怠。但是相信他在真正生死存亡的时候,是不会糊涂的。而到那个时候,他才能真正的觉醒。”

“但愿吧。”许善点点头,明白赵芳涵说的有些道理,实际上许善心里,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他只是太过于急切的希望白将战成长起来,才不至于愧对旧主。

许善回想起来白珲老将军死前的一幕幕,每一幕都能让他落泪。

要让白将战对得起白家,对得起国家。

一把刈主剑,一枚将逐印。若白家上下有品行不端之人,行卖国求荣之事,刈主剑可随时诛之;若白家将领有不堪重任之人,行愚昧无知之事,将逐印可随时驱之。

这是许善心中多年的秘密,但是他却从不忍心,使用这两个特权。

或许是因为许善真的安排得太过于精巧,这一路上,赵芳涵紧绷的神经慢慢的松懈了下来,她呼吸着自然的空气,看着马车外面的风景,刚刚的劳累,竟然全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她看清了,这么近的看清了,田野那些她说不出名字的植物,路边的石板,上面还刻着字,她看清了好多好多以前想看,但是没有机会看清的,没有机会看见的东西。

此刻她一点都不想睡觉,只想好好的把这些一辈子说不定再也没有机会看到的东西尽收眼底。而许善似乎也看出了她的想法,吩咐车夫驾驶马匹的速度稍慢一点。

如果你在那边的世界看得够多了,或许会喜欢这边世界平淡的美好吧。

许善没有继续说话,生怕打搅到赵芳涵。两人就这么如父女郊游一般,几乎忘却了一切烦恼,走在偏僻的乡间小道中。不用担心军队,不用担心战争,什么也不用担心,什么也不用考虑。

赵芳涵看着看着,有些倦了,困了,慢慢就睡了。

马车缓缓,慢慢,轻轻,没有颠簸,让里面的人舒服极了。外面的景色像是母亲的怀抱,目光躺在这怀抱中,便让人心安了。

赵芳涵终于睡了,这么久不曾有过的好觉。

不过,速度再慢,终归还是会到达目的地的,第二天中午,他们的马车便已经到了神都的郊外。

“赵小姐,神都或许也有查尔斯的人,请您务必小心谨慎。”许善说“到这里,我们就不能再用马车了。”

“这是为什么?”赵芳涵问。

“赵小姐,您真的不知道理由吗?”许善听到赵芳涵这么问,心里不禁疑惑了起来“难道没有人和您说起过太后的命令吗?”

“没有啊,这是怎么回事?”赵芳涵问。

“先皇驾崩后,太后曾经下过一道懿旨,在神都中,非五品以上官员,城内是不能驾马车而行的。”许善说“因此如果我们在城中继续架马车而行,万一城内有查尔斯的人,马上就会发现我们的身份,就败露了,因此不如改为步行。”

“五品以上才能驾车,这是为什么?”赵芳涵问“还有,先皇驾崩?没有人和我提起过,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许善听后,低下头,思考了片刻“您的信息来源是何处?”

“早起是江明旭负责给我提供这边的信息,后来江明旭的信息来源被查尔斯切断了,就由我的另外四个实验者给我发送信息。”赵芳涵说道。

“是多久发送一次?”许善问。

“一周一次,四个人轮着发送。”赵芳涵问。

“看来,这四人有一人,恐怕已经是查尔斯的人了。”许善回答。“因此在他当周应该汇报信息的时候,没有报告这一条,而其他人以为他报了,因此便不再上报了。”

“可是,这说不通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查尔斯应该知道,我没有收到先皇驾崩的信息,这样他就应该能想到,我可能会直接面圣,从而在路上拦截我呀。”赵芳涵说。

“有可能是查尔斯筛选,让那个人应该告诉你什么,不应该告诉你什么,最后筛选出来的结果是,不应该告诉你的信息太多了,以至于他自己都忘了你知不知道先帝已经去世的消息。”许善说“因此他认为这么大的消息你一定知道,所以不加拦截,他认为你不可能去找一个没有见过,摸不清底细的皇帝,这才放心大胆的在凛夜骑士团军帐外围布置,企图杀害你。”

“嗯,这样确实比较合理,可是这个人会是谁呢?”赵芳涵问。

“不知道。”许善说“就算老臣现在告诉你先帝驾崩的准确时间,你也不一定记得那个时间是谁应该给你报告了。”

“对……”赵芳涵点点头。

“也罢,这个问题先不讨论,等你先面圣了再说。”许善说到“不过在面圣之前,可能我们更应该先去见一个人。”

“谁?”赵芳涵问。

“太后。”许善说“之所以颁布那道懿旨,是因为她担心十五年前悲剧重演,故将马匹大部分都下拨给军队了,用来训练。”

“还真是有远见。”赵芳涵点点头。

“那是自然,目前皇上才十四岁,很多事情还无法做主,我们去找皇帝,陛下也还是需要找太后商议的。”许善说“因此我们直接找太后,可以省下很多的时间。毕竟对于老臣来说,见太后比见皇上简单多了。”

“这是为什么?”赵芳涵问。

“因为太后和老臣有一定血缘关系,她一定会马上见老臣的。”许善肯定的说。

虽然赵芳涵感觉,许善似乎还有什么瞒着自己,但是她也不好多问,只能同意先见太后再说了。

不过她虽然见过先皇,却不曾见过当时的皇后,不知道对方是一个怎样的女子。

赵芳涵忐忑了起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