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帐内密策(下)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杀赵芳涵?”白将战惊吓得睁大了眼,直直的盯着许善,吼道“这不可能!江明旭说过,赵芳涵父亲很有地位,那个叫查尔斯的人不敢动她。”

“好歹毒的设计”许善感叹道“救不救?”

“救啊!”白将战马上说“可是我不知道,你怎么看出来,他们是要杀赵芳涵的?江明旭不是说过,他们不敢动赵芳涵吗?”

“可是江明旭也说过,他们很想杀了他,而是赵芳涵一直保护着他,如果要杀了江明旭,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赵芳涵!”许善说“因此,这次如果事情真的像江明旭分析的那么紧急,以至于赵芳涵不得不来找江明旭的话,这是个杀赵芳涵的最好时机。之前的所谓实验者去引江明旭出现,只是幌子,目的是为了杀赵芳涵。”

“这不太可能吧?”白将战犹豫了起来。

“只有一种解释,否则他没必要这个时候扔出饶柯禹,饶柯禹在他手中的实验者里,地位以及实力,都是最高的。一旦饶柯禹暴露,这个损失是极大的。换句话说,查尔斯是要收网了,他很清楚这次能够直接将江明旭和赵芳涵一网打尽,所以才这么大胆的直接让饶柯禹传递信息。”许善说。

“可是,如果杀了赵芳涵,赵芳涵的父亲一定会找麻烦的。查尔斯有这么傻吗?”白将战问。

“人是死在江明旭的地盘上的,是江明旭没有保护好赵芳涵,和查尔斯没有任何关系。”许善说“赵芳涵的父亲,不见得知道饶柯禹是查尔斯的人,但是一定知道饶柯禹是江明旭的人!”

“这!”白将战幡然醒悟“这狗杂种!”

“白将战,你马上派一支轻骑,火速前往月山到淞图镇的官道,去寻找赵芳涵的下落,找到赵芳涵后,领到我们这来。”许善说“然后派出斥候,混入饶柯禹管辖的淞图镇,弄清楚饶柯禹今晚在哪,要见什么人,什么人要见他,如果看到赵芳涵,直接通知江明旭!”

“可是,我们也不知道赵芳涵长什么样子啊,就算我们找到了她,她也不见得听我们的,乖乖过来啊。”白将战提出疑问。

“没关系,你只管派,不仅要去找,还要大张旗鼓的去找,让全世界都知道,有人在找她。即使我们不知道她的样子,我们也要赵芳涵感觉,有人知道她的样子,并且还要找到她。”许善说“这样,她就会怀疑江明旭身边的人,并不是那么安全,她就会改变路线,宁可走远路,直接找到江明旭,而不是去找饶柯禹。”

“可是,这么麻烦,那我们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去找江明旭,说明原委,让江明旭去找赵芳涵呢,这样不是更省事吗?”白将战说。

“那是因为我们不确定那个被江明旭带回军帐营救的实验者的身份。”许善说道“我刚刚也想到了这个办法,可是我并不知道那个实验者的实力,或者是他的身份,江明旭这个时候,还真是不能离开。如果我们告诉江明旭,赵芳涵有危险,那他一定什么都不顾,就去救人了,而那个实验者,就处于几乎完全可以在江明旭军帐中自由行动的状态了。”

“这样的话,留季卿临在军帐中不就好了么?”白将战问。

“说实话,我对那个季卿临并不是那么信任。”许善说“他也是实验者,虽然弄不清是谁的人,但是终究还是个不确定因素。我们不妨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真像江明旭所说,他是一个和赵芳涵关系不错的心理学家的实验者。那为什么赵芳涵不直接在那个世界联系那位实验者,请求她帮忙传话给季卿临,再传信息给江明旭?”

“这”白将战犹豫了。

“这样虽然是麻烦了点,但是赵芳涵在那个世界,地位应该还算不错,总不至于受到监视或者无法联系外界。”许善说道“而季卿临那条路,也并没有被查尔斯堵死,至少江明旭没有和我们提到过这件事。也就是季卿临那条路,是走得通的。”

“所以,军师的意思是?”白将战问。“我还是不太明白。”

“我们这么来分析。”许善说:“首先,饶柯禹报给给江明旭一个信息,这就说明,他们有动作,要采取行动了。”

“不错。”白将战点点头。

“这个时候,除非是微不足道的行动,否则赵芳涵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通知江明旭,对吧?”许善问。

“没错。”

“我们假设这不是一件微不足道的行动,而是一个具有巨大阴谋的部署。理由是这么多年,查尔斯都没有行动过,要说他忽然只是雷声大雨点小,这是不可能的。况且这次行动,他已经抛出了饶柯禹这个棋子,可以说,饶柯禹已经暴露。”许善说“因此,我们只能认为,这次的行动,查尔斯不会没有目的,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就必须要有对等的利益。”

“是的。”

“那么,这么大的动作,赵芳涵可能会不知道么?”许善问“当然有这个可能,不过不现实。因为查尔斯要部署某个计划,一定需要人,而且不是一个两个。他无法保证自己这个计划不被赵芳涵得知,因此他在部署计划之前,就必须假设,赵芳涵有机会得到自己的计划,否则这个计划从开始就是失败的。”

“那如果赵芳涵,确实不知道这个计划呢?”

“即使赵芳涵真的不知道,那查尔斯制定计划的时候,也一定要考虑赵芳涵知道这个计划的情况,否则这个计划风险就太大了。”许善回答“因此对于查尔斯,他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赵芳涵知道这个计划,他应该怎么办?”

“这样,所以查尔斯从最开始的设计,就是针对赵芳涵知道这个计划,因此制定的?”

“不错。”许善点点头“因为这样他才能掌控主动权,即使赵芳涵真的不知道这个计划,查尔斯也可以自己出马,让赵芳涵知道这个计划。”

“怪不得你说,这个计划的核心,是杀了赵芳涵。”白将战点点头“如果赵芳涵必定知道这个计划,那当然这样是最合适的。”

“我可没说这个计划的核心是杀了赵芳涵。”许善说道“对于查尔斯,任何计划的目的都是杀了江明旭,只是由于要杀江明旭,必须先杀赵芳涵。”

“原来是这样”

“因此现在,我们假设,赵芳涵已经知道这个计划了,她这个时候面临几种选择,第一,就是发信息给她下面的其他实验者,让他们联系江明旭。第二,就是自己亲自前往,来找江明旭,第三,就是联系别的心理医生,让别的心理医生手下的实验者,联系江明旭。”

“没错,如果事情紧急,第一条路是走不通的,因为不够及时。赵芳涵很清楚,大家都不知道江明旭的军帐在何处。”白将战说“即使她想来到这个世界,得知军帐位置,再回到原来的世界发送信息给其他实验者,也需要很长的传送时间,而且还要面临军帐位置变更的风险。”白将战说。

“对,因此就只剩下第二和第三了。”许善说“照理来说,赵芳涵不可能想不到第三条,但是现在我们没有从江明旭口中得知信息。”

“对。”

“这有两种可能,第一,赵芳涵已经用了第三条的方法,但是我们没有得到信息,这说明季卿临,或者他上头的心理医生,没有传递这个信息。”许善说“第二,赵芳涵根本没有考虑第三个办法,直接选择第二个办法。”

“这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她知道些什么,她知道第三个方法靠不住。”许善说“但是我们不知道赵芳涵采取了什么行动,我们只知道我们没有收到信息这个结果。可是这个结果,无论如何,不管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可能,都说明,季卿临或者他的心理医生,有问题。”

“可是,军师,推到这里,问题就来了。”白将战说“还有可能就是,从一开始我们就是错的,查尔斯料到了赵芳涵会通知季卿临的心理医生,因此他直接从这里截断了,所以我们才得不到任何信息的,而查尔斯并没有想杀赵芳涵,或许还有其他的目的?如果是这样,那之前的假设都成立,但是这个信息却到不了江明旭手上。”

“你这个结论,只能叫符合常理,但是不符合查尔斯的心理。如果我是他,我一定要利益最大化。”许善说“我明明已经截断了这个信息,为什么我不干脆告诉赵芳涵,逼迫她前往这个世界?即使她知道这是有危险的,难道她就不来了么?”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白将战恍然大悟。

“刚刚那么多分析,可能性其实还有很多,但是无论哪种可能性,都只能叫符合常理,但是查尔斯明明可以选择在这个节骨眼除掉赵芳涵,他怎么可能不除?”许善说“他是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这样啊”白将战点点头,心服口服,但是脑海中又产生了另外一个疑问“军师,您是不是认识查尔斯?”

“不认识,怎么了?”许善回答。

“就是,我听你的分析,好像你认识这位查尔斯,和他交手过一样。”白将战说道。

“我和他父亲交过手。”许善说“十五年前,白老将军和我镇守五灵坛,当时他们军队的首领,就是查尔斯的父亲。”

“是他?”白将战惊住了,原来自己父亲的死亡,就是查尔斯父亲直接导致的?

怪不得许善今天情绪这么激动,甚至不惜动手打自己。

原来是因为,这次查尔斯的行动,让许善热血沸腾起来。

十五年前的惨烈,所有人都历历在目,许善这么早的布置,很大可能是想一雪前耻。替自己,以及自己的父亲,争一口气。

“没错,当时他父亲,我听说好像是叫总经理,等级应该比目前查尔斯要高。”许善说“因此,查尔斯在这个节骨眼,急需做一些事情,来提高自己的声明和威望,来完成他父亲没有完成的事情。”

“我懂了,所以,十五年前的战争,马上又要再次爆发了。”白将战抬起头,望着漫天夜空。

“如果我们阻止这次查尔斯的行动,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许善说“如果让赵芳涵死了,那这场战争避无可避。”

白将战点点头,眼神眺望远方,脑海中浮现出苍茫大地,一片荒芜的景象,那正是他十五年前经历的一切。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军师,我还有一事不明。”白将战沉重的问。

“说吧。”许善点点头,示意白将战说下去。

“这十五年,有那么多实验者被送过来,查尔斯的计划,为什么现在才开始实施呢?难道其他实验者,就不能满足他的计划吗?”白将战问。

“有可能是他准备工作不够充分,也有可能是这个实验者身份特殊,背后有着赵芳涵才清楚的秘密,这也是他能够笃定,这个计划一定能杀死赵芳涵的理由。”许善说“我倾向于后者,不过具体原因,只能等那个实验者醒来,才知道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