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帐内密策(中)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白将战送走了江明旭后,便开始和身旁的老谋士商议起来。

这位老谋士叫许善,跟随白将战有四十年了。他二十出头,便在白将战父亲军中献计献策,深得白家军从统帅到士卒全部人的尊敬和信任。后来白将战父亲在十五年前野兽战役中丧生,这位谋士哭了三个月,把眼睛给哭瞎了,身体哭跨了,最后只能向白家辞行,请求回家养老,当时他还五十岁不到。

白将战自然不肯,无奈许善由于悲伤过度,身体大不如前,已经完全不能再入军营了。这才答应了他。

可是许善离开后没多久,他却又回来了。他说,他接到了白老将军的托梦,白老将军求他一定要帮助自己的三儿子白将战。

他这才回来了。

只是他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每次商量军事,都需要有人在旁边为他朗读军事奏报。因此他的效率有限,已经不能事事为白将战分忧了。

“许善,你都听到了,你怎么看这事?”白将战问。

“如果白老将军还活着,应该会很欣慰吧,您变聪明了不少。”许善微笑着,点了点头。“要是以前,你一定会说,杀了那个实验者之类的话。你那宁可错杀,不能放过的脾气,倒是终于改过来了。”

“天天在旁边被你念叨,想不聪明也难啊。”白将战摇摇头,叹息道“说实话,我是真想杀了那个实验者。但是我知道,我说了,江明旭那臭小子又不听,又不乐意,所以,我干脆不说!”

“哈哈哈哈哈哈,你倒是很喜欢这个小将领。”许善说。

“嗯,他红叶之气很有天赋,又很清楚那个世界的事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是我们唯一知彼的途径,从利益的角度来说,我们确实很需要他。”白将战说。

“白将军,万事义为先,军队尤为如此,切不可把朋友当成可用之物。”许善正色道“你要是想着利用江先生,迟早会出大事。”

“是是是,军师教训得是,末将惭愧”白将战瞬间脸红,连声道歉。

“他不远万里跑来,和你说这件事情,就说明他真有把你当Xiong-Di、当朋友看待,甚至他将你的部下,你的使命,当做他自己的部下,自己的使命来看待。”许善说“你明白这个意思吗?”

“末将明白!”白将战掷地有声。

“那好,白将军义薄云天,颇有当年白老将风范,现在我问你,你的朋友若有难,你救或不救?”许善问。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白将战回答。

“那若是你朋友的朋友有难,你救或不救?”许善继续追问。

“这”白将战低下头“军师是有所暗指?请军师明示。”

许善看着白将战,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你和白老将军,还是差了不少,希望你好好加油吧。”

“军师,您这是何意?”白将战看到许善失望的表情,心中顿时紧张了起来。这么多年,他闻鸡起舞,挑灯夜读,为的就是希望能够成为自己父亲一样伟大的雄将。可是如今,许善狠狠的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这不是第一次许善给他泼冷水了,他习惯了,但是这次,是唯一一次,他连理由都不知道的――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许善看不到此刻白将战的表情,他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他只能通过耳朵,听到白将战此刻言语中的失落。

“你是不是又觉得,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许善说。

“没错,我朋友的朋友,应该由我朋友自己保护,如果他没有保护好,是他自己的责任,为何怨我?”白将战解释道。

许善点点头。

“你说的没错,如果你朋友没有保护好自己的朋友,那应该他自己承受痛苦,而不应该怨你。”许善说“可是你朋友承受着痛苦,即使痛苦的缘由不在你,你就能心安理得了吗?”

“军师,如果按你这么说,最后只会变成,我朋友的朋友要我保护,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也要我保护,这样下去没完没了,我哪能保护那么多人呢?”白将战问道。

白将战话音刚落,许善的手账瞬间落在白将战的脸上。重重的耳光,打得白将战脸上火热。

“这点人都保护不了,何以保护天下苍生?”许善不容置喙的驳斥道,白将战迅速跪倒在地,一声也不敢坑。纵然在外面他勇冠三军,威风八面,但是许善对于他,就像是父亲一样。

他父亲死前曾经再三吩咐,如果有一天他战死了,许军师的话,就是他的话。对于父亲的话,白将战是丝毫不敢违抗的。

“不要说你父亲,就连江明旭,你也差他一截。”许善说道“你只想着如何保全自己的势力,如何保护自己的下属,如何保护皇帝。是,我知道,保全势力可以让白家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保护下属显得你惜军爱将,让你名扬万里,保护皇帝可以让你加官进爵,平步青云。你保全势力为了自己,保护下属为了自己,保护皇帝为了自己,你有何信仰,有何大义,有一分为这个国家考虑,为百姓考虑吗?”

白将战听得满脸通红,自己的想法从许善的嘴里说出,竟然如此的自私,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分析过。

确实,自己更多的,只是想有将军之名,做着根本不会遇到外敌的保护帝王的事业,然后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

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想要建功立业,更没有想要为百姓的生死存亡做出什么贡献,那些好像都和自己毫无关系。

自己一切事情,动机也好,出发点也好,似乎,都是为了自己。

想到这儿,白将战惭愧到无地自容。

“今天江明旭来和你说这事,你就应当觉得惭愧。”许善说“他和你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为了这个世界,他几乎是背叛了原来自己的世界。为了拯救这片辽阔大地,实现他心中的义,他背井离乡,如此来找你,你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动,反而还在救不救自己朋友的朋友问题上犹豫,你的格局太小了。”

“军师的意思是江明旭的朋友有难?”白将战问。

“我是这个意思,可是我想告诉的你却不是这个意思。”许善说“难道换个朋友,你就不救了吗?”

“我”白将战羞愧难当。

“好好想想,你当这个大将军是为了什么。”许善说。

白将战想了想,回答“神策军是皇上的贴身禁卫,当然是为了保护皇上,保护京城安全的!”

“错,大错特错!十五年前野兽奇袭,神策军是主力军队,每一个军人,都是经过前线战场洗礼过的铁血男儿,而后来宦官手握兵权,把你们撤了回来,从此你们失了血性,失了尊严,表面承担着保护皇帝的重任,实际上整日无所事事,荒废训练。”许善严厉地驳斥道“你以为你现在的实力,能挡住野兽?你除了气势还像个将军,其他哪里像将军了?你的父亲生下你,是要你保护国家的,不是要你在最安全的地方,保护皇帝的!最精锐的神策军,整日伺候殿前,曾经的战术和战略全部都失去,这真是最大的笑话。”

“军师,末将知错了求军师责罚。”白将战跪着,眼泪已经不止的流了出来。

“责罚,那倒不会。”许善说“事情还没有到那么严重的地步,至少目前,野兽还不会袭来,但是我绝不允许你再这样失志下去,你最大的问题不是不够努力,而是你的努力从来都只为自己考虑,而没有考虑过这个国家的命运和前途。”

“是,末将明白了!”白将战答应道。“军师有何吩咐,末将立刻去办。”

许善踱步,仔细思考了一番。白将战一直跪着,丝毫不敢有其他动作,他明白,许善严肃起来,是六亲不认的。

可是,过了很久,许善还是一言不发,像是在思考什么,又像是思考完了,在决定什么。

“白将战,如果赵芳涵最近没有和江明旭联系过,那她上一次和江明旭何时,在何地联系,你可还记得?”许善问。

“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十三年前,在月山。”白将战回答。

许善着急地跑到地图前,才发现自己眼睛瞎了,根本看不见东西,真是的,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习惯已经看不见东西的双眼,总是喜欢往地图旁边跑

许善心里微微泛起一丝难受,不过很快便打消了,他马上问:

“月山最近的凛夜骑士团据点是哪里?”

“是饶柯禹手下负责的淞图镇。”白将战回答。

“糟糕。”许善从刚刚听他们对话,就有一种十分不安的感觉,而白将战的这句话,无疑就像一个扬声器,将那种不安感觉所发出的噪声,放大了无数倍,扰乱着许善的思绪。

“怎么了?”白将战问,“有什么问题吗?”

“他们要杀赵芳涵!”许善说着,汗水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