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凛夜骑士团(下)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叶依寒完全没有准备,脑海中有想过江明旭会如何拷问自己,甚至折磨自己。毕竟第一次见面,对方给自己就有一种来者不善的感觉。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看到自己,脱口而出的竟然是这三个字!

叶依寒想逃,但是双脚根本动弹不了。

那个叫季卿临的少年眼神中仿佛有控制一切的力量,被他盯住的猎物,都无处可逃。

须臾之间,血光四溅。

江明旭看着眼前叶依寒的四肢和头颅被砍下,这才放心的点点头,“回去吧。”

旁边两人点头,跟随在江明旭的马后面,离开了叶依寒的尸体。

不过并没有多久,甚至叶依寒的血还没有渗入泥土中,从另一个方向便来了一匹孤零零的骑兵,他穿着和江明旭手下并无差异。只见他将叶依寒的碎肢全部装入袋中,清理了一下现场,随后便离去了。

季卿临回到军帐,和江明旭行礼后,便着急的赶到自己独立的军帐中,步伐中透出的心急火燎丝毫没有掩饰。

“季兄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季卿临刚走出江明旭的军帐没多远,便看到另一位和自己穿同样服装的少年从军帐中走了出来――饶柯禹。

饶柯禹,季卿临,是江明旭的两腹,几乎江明旭走到哪,都会带着他两人。论职位,这二人在凛夜骑士团仅在江明旭之下,属于副军团长;论感情,这二人和江明旭年龄相近,自然相比其他副军团长,他们和江明旭更聊得来。

而论天赋,这两人,均是目前这个国家最顶尖的存在,无人能出其右。如果江明旭出事,军团长十有八九,是从这两人中挑一个了。因此民间有传闻,这二人,极其不和。

季卿临回过头看着饶柯禹“身体不适,所以想早些回去休息。”

“原来季兄杀人会有愧疚啊?”饶柯禹有兴致的问“我还以为你刚刚的杀人如麻的面相,是真的呢。”

“我刚刚的面相自然不假,毕竟是替军团长大人杀人,自然要狠一些。”季卿临将军团长三个字,重重的读了出来“不过杀人有愧,这也理所当然,毕竟我也不知道军团长为什么要杀他。杀一个不知道为什么要死的人,即使是军人,也应该有所内疚吧?”

“是嘛,我可没想这么多。”饶柯禹云淡风轻的说“我只是觉得季兄走得急匆匆,不是因为身体不适,反倒是有其他要事在身。”

“那你继续这么想吧,我就不陪你尬聊了。”季卿临给了饶柯禹一个没好气的眼神,转身走掉,以他对饶柯禹的了解,他料定,对方是不会跟过来的。

但是他还是有一丝害怕,如果对方真的跟过来,那可怎么办?

江明旭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被饶柯禹看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不过好在,很快饶柯禹的气息便消失在了军帐附近,季卿临这才感觉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赶快救醒这个叫叶依寒的人,弄清楚这个叫叶依寒的人,到底是谁?

查尔斯这么处心积虑,费尽心思,希望杀掉叶依寒,这个人究竟有什么力量,是什么身份,为什么查尔斯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呢?

总之,先把他弄醒再说吧。连江明旭都猜不到,更何况自己呢?

季卿临快步来到帐幔内,在门旁上挂上一只铃铛,随后关上了门帘。“主人,你回来了?”里面的军装男子走了出来。

“换掉换掉,这衣服不适合你,穿得像什么啊,你看看你这裤脚都出来了怎么不扎到鞋子里,还有这发束,这铠甲你看你铠甲这么穿,里面的布衣都没遮住!”季卿临看到眼前的男子,忍不住吐槽了一番,可眼前的人反倒不羞愧,而是傻笑起来。

“主人教训得是。但是,我只是因为,难得主人允许我穿凛夜骑士团的战服,激动得穿错了!并不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穿!”那位男子马上整理了衣冠,站得笔直,瞬间精神抖擞了许多“你看,这样对吧!是不是超帅的!”

“油嘴滑舌,快脱了,我是准许你穿,但万一军团长看到,影响多不好,你不要脑袋啦!”季卿临故意装作很吓人的样子,对眼前的男孩说。

“是是是,知道了”男孩马上脱下了铠甲,从地上捡起了因为走的时候太匆忙而没来得及整理的常服。

那是一件质地普通的亚麻服,身后修修补补的地方极多,除了还能穿以外,还真不能说这是一件衣服

季卿临看到后有些奇怪,便问:“我给你的赏赐也不少,怎么不给自己买几件衣服呢?”

“没事,平时正式场合都穿官服呢,在家里您也不嫌弃我穿的破旧,没必要买新的。”男孩说“哦对了,我的红叶之气有些撑不住了,还是您进去看看吧,您下手可真够狠的,就算在幻境里动手,也不能这么残忍吧!”

“不把戏做真一点,哪能骗过饶柯禹啊,人家的眼睛可比你厉害多了。”季卿临说“行了,你去门口守着,唤风铃挂在那,一会我撑不住了,记得帮我拿来。”

“既然可能要用,那你挂门口干嘛啊?”男孩问。

“给军团长的一个信号,我挂门口,就表示治疗开始了,你摘下了,就表示我撑不住了,他就会赶过来。如果我摘下了,就表示一切顺利,这个人,救活了。”季卿临说。

“这个军团长可真是过分什么耗费红叶之气的事情,都让您来做,自己”

“不许胡说。”季卿临打断男孩的话“江明旭今天本来是要亲自过来的,但是临时有别的事情,这才不得不独自前往。他让我救,是相信我一定能救活,挂唤风铃是防止极其意外的情况才这么做的。”

“这样啊那,他要去见的人是谁?”

“右神策军将军,白将战。”

“白将军?他和我们军团长很熟吗”男孩疑惑道“您不说,我还真猜不到是他,感觉神策军和我们凛夜骑士团可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啊。”

“有过一些交情,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季卿临说“对了,一会我治好了这个叫叶依寒的人后,你用红叶之气透视大地,看看能不能找到饶柯禹。”

“怎么了?”男孩问。

“老实说,今天出军帐的时候,我被他看出了些破绽。虽然我认为以他的性格,这点破绽,不足以让他跟着我,以此来刺探情报。但是我总觉得,他不会那么快放弃对我的试探。”季卿临说“以他的性格,就算不跟着我,也会和我周旋个几十分钟,他就是那种不耽误我时间就不舒坦的人。可是今天,他却一反常态,和我说了几句,被我打断,就作罢了。换做平常他一定不会这样!”

“那,您的意思是?”男孩问。

“我觉得,他和我一样,也有事情要办!”季卿临想了想,说“或许,他需要回去,给那边那位大人回信。”

“对啊,有道理,既然亲眼看到这个叫叶依寒的人死了,那他一定要回去复命才行。”男孩恍然大悟。

“对,所以一会你帮我看看,他是不是还在这个世界。”季卿临说“我没猜错的话,他一定是要回去复命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