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凛夜骑士团(上)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而世界的这边,叶依寒并没再听到赵芳涵的声音了。

大概她也决定放弃我了吧?

叶依寒看到于杏的父亲在船头,一脸忧虑而又悲伤的模样,自己内心就十分不是滋味。自己大概是不会逃跑的,即使抵命也没关系的吧?总之,是自己对不起他们

叶依寒心如死灰,跪在沙滩上,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救赎一样,看着越来越近的船划了过来。当然他知道,他无论如何,也等不到那份救赎了。

终究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伤害了一个鲜活的生命。

于杏父亲所在的船终于靠岸了,叶依寒跪着,一言不发。

“你跪在这做什么?”于杏的父亲问“我们都找了你好久了,你怎么在这啊?”

“找我?”叶依寒唇轻轻的动了一下,是啊,大家都在找我吧,于杏被我害死的这件事情,可能满世界都知道了。

“对呀,于杏把你当亲哥哥,今天是他的再生日,你当然应该回去看看吧”于杏的父亲说“你这孩子,真是一点礼数也不懂啊。”

“再生日?他没死吗?”叶依寒问。

“当然没有,只是不会再回来了。”于杏父亲说“可能小杏没有和你说起过,我回去再和你细说,这样,你赶快上船,回去上柱香,讨个好兆头。这是我们这的礼数,亲人必须要在再生祭品前上香的。时辰过了,就不作数了。”

什么意思?小杏不是死了吗?

再生日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不是自己的过错?小杏并没有按下巴氏能量管,而是因为这个再生日,所以才忽然消失不见了?

不对,赵芳涵不会骗自己,刚刚赵芳涵已经给出了自己肯定的答案‘他死了’。为什么现在

他父亲又说他没有死,还说什么再生日,这是什么意思?

正当叶依寒完全理不清头绪时,风云大作,刚刚还晴空高照,一瞬间乌云密布,压迫到人喘不过气来。

叶依寒隐约觉得天空中好像有什么东西飘向这边,速度极快,越来越近,这股诡异的气息让叶依寒不寒而栗,船上的村民们看到这一幕,本来想反抗,但却在一瞬间,都跪了下来。

那是看到天空飘着的马匹,踏着乌云崩腾而来的一瞬间。

阴云落马,一骑绝尘,为首的除了他,还能有谁呢?

此时此刻,只有叶依寒一个人孤零零的跪的不像样,其他人都跪的十分标致,全身贴地,不敢抬头。他们明白,他们或许一辈子,也只能行一次这种礼仪,向这批伟大的勇士。

――凛夜骑士军。

马匹从天空落到了地面,直到领头的人下马后,低头跪着的村民才敢抬头,瞻仰一下这位将领。

不过,叶依寒并没有跪的多标注,其实他并不知道礼节,他只是出于愧疚,从刚刚一直跪到了现在,甚至当将领走在了他的跟前,他也并没有改变任何跪着的姿势。只是抬头,看着这位不知为何出现在此处的男人。

这位将领十分年轻,一袭红发,面容俊俏,但是,黑色的将军服穿在他身上,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因为他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好像根本无法驾驭这种铁腕装束。不过,叶依寒能感受到这个人有一种气场,他十分强大,强大到不容置疑,尽管身型并不是那么魁梧,但却同样有慑敌八方的气势。

“于先生,您年老退朝,就不用行礼了。”眼前的人走到他跟前,扶起了刚刚跪在他身旁的于杏的父亲。

“谢军团长,老朽退朝数年,许久未行大礼了,如果行礼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先生莫怪。”于杏父亲双手作揖,再次行礼后,才缓缓挺直了腰。

“不妨碍,于先生威风八面,一骑当千,退朝多年,朝堂上却依然时常谈到您的事迹,您是我们这些后生的晚辈,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对象。”对方不失恭敬的回答。

“哪里哪里,江先生这么年轻就成为了凛夜骑士团的军团长,真是后生可畏,于某佩服之至。只是不知此时前来,所为何事?”于杏父亲问道。

“是这样,刚刚红叶之气凌乱,我们以为有野兽出没在此,特来巡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实不相瞒,今日是我儿子的再生日。”

“哦?哪个儿子?于杏还是于枫?”为首的将领听到再生日这个词,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继续追问。

“于杏啊。”于杏的父亲摇摇头,继续说“可能是我儿子的哥哥接受不了,情绪波动,没能控制,所以爆发了红叶之气。”

“这就奇怪了,我记得于枫是红叶弃子,他并没有红叶之气,是怎么爆发的呢?”将领问。

“哦,并不是于枫,于枫已经死了。”于杏父亲说“是我儿子昨天带回来的一个陌生人,无父无母,看着他和他哥哥身世挺相似的,两个人聊得也挺投缘,就叫他哥哥了,我也不介意收一个义子。”

“这样啊那他不是红叶弃子吗?”将领继续问道。

“我也不知道,刚开始我以为是,因为我儿子和我说,这个人是红叶弃子。现在来看,可能只是他自己不知道如何控制红叶之气吧,毕竟刚刚从他身上爆发的红叶之气十分强大,我想他应该不是红叶弃子。”于杏的父亲回答。

“是嘛”将领听完后苦笑一声,扭头看着叶依寒,在那一瞬间,叶依寒觉得,这个将领,好像已经知道了一切

他是谁,这种看透一切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知道巴氏能量管?知道地图?知道这个项目?

不对!

叶依寒抬头看着将领的头顶,这个人头上没有红色箭头,他不是其他实验者,这个人头上没有任何标识,他是可以杀的人,是虚构的人!那为什么他会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而对方,就连这个举动,也完全看透一般,凝视着叶依寒,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他甚至还知道头顶有箭头的事情!

叶依寒恐慌了,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明明只是一个虚构的人,却知道这么多?

“于老将军啊。”将领说。

“啊,怎么了?”于杏父亲恭敬的问。

“这个人,我能不能和你要了?”将领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于杏父亲,他料定对方不会拒绝。

于杏父亲是朝廷重将,半生戎马,将军职位已经做到头了。

可能他这一生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加入过三大军团吧。

现在凛夜骑士团已经向他义子抛出橄榄枝了,他一定会答应的。

“这”于杏父亲看了我一眼,仿佛在征求我的意见一样。

我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历,但是看于杏父亲都对他如此恭敬,想必一定是个厉害的角色。

自己已经害死了于杏,如果不答应,会不会导致于杏的父亲遭到他们的报复如果这样,自己可就真是罪人了!事到如今,自己只能想尽办法,去弥补自己对于杏所做的孽。

“那,好吧,我还真有点嫉妒这小子,居然能被您看中。”于杏父亲看到我点了点头,便答应了“只是,能不能让他回趟我家,上柱香再走,马上就过午时了,这香上了,也讨个吉利。”

对面的将领看了一眼于杏父亲,又看了一眼叶依寒,点头示意了。

于杏父亲和村民一起谢过了将领,带着叶依寒回到村中,进行了一系列叶依寒完全不懂的仪式。

但是,虽然不懂,可是一切的仪式,他都有在用心完成,虽然他打心里厌恶这一切,他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再生日,于杏就是他害死的!他为什么要虚伪的做这一切!他应该把这些都说出去!

但是,他,害怕了

他害怕说出去,对于于杏的父母,都是一种无法承受的痛。

于是他最后,还是选择一步一步完成了这些仪式,没有告诉大家于杏死亡的真相,直到最后上香,他的痛终于化作了眼泪,流了出来,一切,都结束了。

“好了,小叶啊,不要哭了。”于杏父亲安慰道。“小杏他不是真的走了,只是去了红叶的世界,守护红叶去了,这是他的福分,没什么可悲伤的。”

“我知道了。”叶依寒点点头,心沉重着,像是被一块巨石吊着,吊着,但是那根吊着的线,却也总是不断裂,当然可能永远也不会断了

“还有啊,这是小杏的记事,你拿好。”于杏父亲说。

“这”叶依寒看着眼前的本子,泪落如雨“这么重要的东西,还是不要给我吧。”

“我当然不是都给你,但是昨天小杏写的里面,写到了你,所以这本我给你,大概记载了小杏这半年以来发生的事情。”于杏父亲说“好好存着,不要因为一点礼数都不懂,就连Xiong-Di之情也不明白”

叶依寒抹着眼泪,点着头,嘴里颤抖的一直说着:

好好

“能去凛夜骑士团,你也算是有天赋,如果到时候有机会,你说不定能见到红叶,到时候记得帮我问问,小杏在那边怎么样了。”于杏父亲说完,背过身,摆了摆手“上完香了,你赶紧走吧,别让军团长等太久。”

叶依寒听完,点了点头,用昨天和于杏学的对父亲行礼的姿势,朝于杏的父亲行了礼,便离开了这个村庄。

有的时候,人被这个世界冷落了太久,忽然得到些许真情,即使一天,也足够让人刻骨铭心。

叶依寒走出村庄,门口只站着三个人接他。

其中一个是刚刚威风八面的军团长,如果没记错的话,于杏父亲好像叫他‘江先生’,他姓江?

另外2个人,叶依寒并不认识,可能刚刚也是和这个姓江的男人一同前来,只是叶依寒没有注意到吧。

为首的人问:“我叫江明旭,你呢?”

“叶依寒。”叶依寒回答。

“哦”江明旭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自己左边的少年“季卿临。”

“在。”左边的少年低下头,等待江明旭的命令。

江明旭闭上眼,低下头,嘴中缓缓吐出三个字“杀了他。”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