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杏落之章(下)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另一边的赵芳涵看到眼前的情况,知道事情不妙了。

以她对那边世界的了解,她知道于杏的父亲并不知道巴氏能量管的存在,因此不会把于杏的死怪罪到叶依寒身上。

但是她担心,如果叶依寒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将巴氏能量管的事情说了出去她不敢继续想下去,这个谎言被戳破,是迟早的事情。

“叶依寒,你听着,我会提早打开通道,你现在马上回来,否则”赵芳涵还没有说完,连接叶依寒那边显示屏的信号忽然被切断了。

她无法联系叶依寒了!

“叶依寒!叶依寒!操!”赵芳涵马上起身查看设备,设备并没有任何漏洞,也没有任何损失,其他空间的设备都正常运行。

换言之,是有人故意将叶依寒的信号给中断了。

而且,如果这个信号中断,赵芳涵将无法定位叶依寒的位置,自然无法将叶依寒接回来了!

是谁?谁做的?

单一信号定位中断,只有总控制室才能办得到,而这里是分部,赵芳涵根本无法马上赶到总部的总控制室!

也就是说

如果叶依寒还以刚刚那个心态面对于杏,把什么都说了的话,他活不过今天了

甚至这个计划也可能会被全部毁掉!她本来并不想这么做,虽然她不希望这个计划成功,可是也绝对没有希望这个计划失败――这是她整个家族的筹码和赌注。

“别白费力气了。”门口的声音缓缓传入赵芳涵的耳中。赵芳涵回过头,一位三十多岁,身材魁梧的男人正站在门口,嘴中还叼着一根昂贵的电子烟――是查尔斯,RMF集团‘统治者计划’的项目经理。

“查尔斯?”赵芳涵看到眼前的男人,似乎并未觉得有些奇怪。换句话说,这是他的项目,他出现在哪里都不奇怪,只是赵芳涵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查尔斯要对叶依寒下手。

他既然出现在这,赵芳涵大可不必费心去想对手是谁,只是当这个对手真正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却是那么始料未及。

叶依寒到底是哪里惹到了查尔斯,叶依寒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让他用这种手段?

“赵芳涵,好久不见了。我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叫查尔斯的人走进来,看着周围的一切,发出一声感慨“看来,这把锁你是不打算开了?”

“查尔斯,一码归一码,江明旭的事情是我对不起整个项目,但是你没必要用这么阴险的手段对付我的实验者,把信号打开!”赵芳涵严厉地说道。

“你还记得江明旭的事啊?”查尔斯眼神中闪过一丝怒火“你把锁打开,我把信号打开,如何?”

“你!”

“啧啧啧,再不快一点,叶依寒可就要死了。”查尔斯说。

“我绝对不会让江明旭回来,你不要想拿叶依寒的死来要挟我,这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交易。”赵芳涵走上前,颇有气势的对查尔斯说“即使叶依寒死了也一样。”

“哦,是嘛?你对江明旭还真是保护得够周到的。”查尔斯轻蔑的看了一眼赵芳涵“以为躲在那边,我就拿他没办法了。”

“既然你知道我是在保护他了,那就应该知道,这扇门,我更不会打开,不论你拿谁的命来要挟我,都一样。”赵芳涵自然地转过身,背对着查尔斯“不过,以你的地位,恐怕也拿不出多少的筹码。”

“这是,我怎么能比罗斯家族的大小姐身份尊贵呢?”查尔斯无奈的笑了笑。

赵芳涵迅速从抽屉中拔出一把qiang,瞄准查尔斯的头部“知道就好,我命令你,马上恢复信号。”

“啊呀,你居然藏着这么危险的东西在实验室”查尔斯有些震惊,看到瞄准自己头部后惯性的举起了双手,示意投降“不过,这个时候就算恢复了也没用了,叶依寒应该已经被江明旭杀死了。”

“你说什么,你他妈再说一遍!”赵芳涵走进两步,qiang口已经按在了查尔斯的头颅上了。

“噢亲爱的,你觉得我真的那么傻么?你觉得我的目标是叶依寒?不你错了,我的目标当然是江明旭了,毕竟我的父亲是死在他手里的。”查尔斯说“所以我当然要借叶依寒的手干掉江明旭了,不是么?”

“你什么意思?”赵芳涵听得有些糊涂“我给你3分钟的时间,告诉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也救不了他们了。”查尔斯冷笑一声“江明旭身边,有我的卧底。我告诉他,让他将一个假情报告诉江明旭,这个情报就是‘我们项目又派出了一批军队’。让江明旭误认为叶依寒,是我们项目派出的军队里的人。”

“你倒是真狠,利用江明旭对军队的仇恨,想让他杀死叶依寒。”赵芳涵笑了笑“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即使江明旭真的杀死了叶依寒,也没有任何影响,我依旧不会开这个门。”

“是嘛,如果我告诉你,叶依寒是海顿送来的人呢?”查尔斯提到海顿的一瞬间,赵芳涵脸色霎时变得惨白。

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对,就是这个脸色,如何?是不是觉得,查尔斯这个人,真可恨,可恶,恶心,真他妈想一qiang崩了他?”查尔斯俨然一副胜利者的笑容,即使面对赵芳涵拿qiang抵着他,也依然从容不迫。

“海顿呢?”赵芳涵问。

“别着急嘛,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你还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说完?海顿送来的人,如果被江明旭杀了。乔纳森会怎么看这件事,你父亲又会怎么看这件事?他们还会觉得那份文件已经遗失了么?不,他们会认为那份文件,通过叶依寒,又回到了江明旭的手中!到那时候你就不得不开这扇门了。”查尔斯笑着说。

“你还真是运气好。”赵芳涵咬牙切齿的看着查尔斯,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生吞活剥了。

“错了,我还真不是运气好,我这可是每一步都精打细算,运筹帷幄的。实话告诉你吧,乔纳森身边也有我的人,当我知道他去了海顿家,还带来了一个人参加项目,我就开始筹划了。”查尔斯说“首先查到这个叫叶依寒的人,他的出生地点,因此知道了他在那边世界大概出现的位置。然后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终于,被我找到了他和那个叫于杏的小孩读出的时机。”

“然后你就通知你的卧底,告诉江明旭?”赵芳涵挑眉“你就不怕于杏根本没有那么好奇,并不会按下巴氏能量管?”

“于杏?那个傻小孩,满脑子都是他哥哥,根本无法利用。”查尔斯说。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他会按下巴氏能量管的?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监控了他们一个晚上,直到他按下了巴氏能量管,你才马上想到这个计策。”赵芳涵步步紧逼。她已经意识到了,于杏的死,不是那么简单的。

“你说的很对,我很清楚,就算叶依寒真的说了他们之间没有秘密,于杏也不可能乱翻叶依寒的东西的。所以,我其实压根就没有觉得于杏会按下巴氏能量管。”查尔斯继续补充“但是,机会难得啊,总不能白白丧失吧,我一方面让手下透露假信息给江明旭,另一方面让另一个手下,趁他们睡着了,偷过了叶依寒的巴氏能量管,然后按下了。”

“你这个衣冠禽兽!八岁的小孩你都不放过!”赵芳涵知道自己不能开qiang,但是不动手她难泄心头之愤。她左腿用力一抬,膝盖重重的踢到查尔斯的小腹,查尔斯疼痛难忍,蜷缩着倒在地上,但是脸上还是露出变态的笑,而且笑得越来越大声。

“你不敢杀我!你要是杀了我,你家族就完蛋了!呵!你家族要完蛋了!”查尔斯扭曲着,他确信赵芳涵会继续殴打他,但是他不怕,因为他实在是太恨眼前这个女人了!不论什么手段,不论什么方法,只要让她不舒坦,自己无论受到什么凌-辱和折磨,都在所不惜!查尔斯没有丝毫想要停止的意思,捂着肚子蜷缩在实验室的角落,吼着“于杏死了!叶依寒完蛋了!江明旭也活不成了!”

“趁我还没有想完全割掉你的舌头之前,马上给我滚!听到了吗!”赵芳涵走上前,一只手拎起角落的查尔斯,拎到实验室门前,用力将他踹了出去。她对自己的力气很有自信,刚刚那一脚加上这一脚,查尔斯不躺上十天半个月,是基本好不了的。

送走了瘟神,当务之急,是如何联系上叶依寒。

总部的技术人员只听查尔斯的话,自己肯定没有办法命令对方。

而要挟查尔斯让他恢复通信更不可能,毕竟这是一个宁愿自己死,也不希望自己和江明旭好过的人。

江明旭的通信早在去年就被中断了,根本不可能再联系上江明旭,告诉他这是一个骗局了!

冷静冷静刚刚自己糊涂了,听她说了那么多,都忘了继续追问他海顿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海顿要让叶依寒来?叶依寒身上真的带着那份文件吗?

不对如果叶依寒真的带着,并且看过那份文件,就绝对不会在地图上写那么多问题,那些他应该已经知道了,文件里一定都会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等等!如果海顿特别交代他,不能和任何人说呢?

海顿并不知道是自己负责叶依寒,那叶依寒也不会知道自己。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一切,并且假装自己不知道

真蛋疼,这个时候自己只能瞎猜,什么也不能说,如果可以和叶依寒通信,这个时候赵芳涵一定要问得清清楚楚!可是现在她什么也做不了!干等着么?等到叶依寒死去的消息?然后收到自己父亲的短信,不得不把江明旭交出去?

她不禁冷汗直冒。当年一幕幕的回忆浮现在眼前。

“我亲爱的女儿,这次是有人证明,江明旭手上没有那份文件,我才能在董事会上说话,竭力保证他的安全。若是最后那份文件被发现依然在江明旭手上,那江明旭,我也无法保住了,你好自为之吧。”

“可是,那个人,不是我的人,我从一开始就不知道有什么文件,爸,那个人不是我收买的!真的不是!”

“是和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天助你,你还要推三阻四么?既然有人可以证明那份文件已经不在江明旭手上了,那你需要做的就是,杀了他。”

“为什么?女儿不愿意,为什么要杀人,他是在帮我们啊!”

“听着,要想保护江明旭,那个证明人必须死。懂么!”

“为什么?!”

“你脑子是不是傻了!我们现在都不知道江明旭手上到底有没有那份文件,按照乔纳森的手段和风格,他一定会派人去杀了江明旭,或者制造伪证,证明江明旭手上有那份文件!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乔纳森自己也觉得,江明旭手上没有那份文件,那份文件被转移了!这样乔纳森就会把精力转移到那份文件究竟在哪,而不是如何杀死江明旭身上了!”

“可这和杀了那个证明人有什么关系?”

“乔纳森生性多疑,他对这个证明人的证词存疑,如果不知道那份文件到底在哪,他一定不会完全相信这份证词。只有杀了这个人,让乔纳森以为,这个证人不仅知道文件不在江明旭手上,而且他知道这份文件在哪,只是他想利用这个情报来敲诈某位高层,所以才遭到谋杀。”

“可是,这太冒险了,他真的会这么想吗?万一他不这么想,那我们不白杀了一个无辜的人了吗!”

“我的女儿,安娜,哦不,现在应该叫你赵芳涵了。赵夫人,请你用你平时基本用不着的脑子好好想想,那个人是无辜的么?这个时候他为什么要站出来,说文件不在江明旭那?你认为他真的知道这件事的始末缘由么?如果文件不在江明旭那,他承担得起这个后果么!他付得起这份责任么!他背后有什么人给了他什么承诺,才让他这么有勇气敢站出来作证,你知道么?”

“我”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无辜的。你觉得他无辜,只是因为你没看到他背后代表的是哪一片势力。”

“可是”

“当他站出来的时候,他就有了立场!只是我们现在不清楚他的立场,但是我们可以利用!”

“爸。”

“你给我闭嘴,你是到C国过得-太-安-稳-了,只会考虑陌生人的死活,完全忘了自己的处境,也不考虑考虑你爸的死活!”

“”

“江明旭是我们最后的武器,他信任你,你必须好好利用他!这件事情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想到这里,赵芳涵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回忆――那是一段鲜血淋漓的回忆,以至于赵芳涵后来的每次噩梦,这段回忆几乎都从不缺席。

她的双手被鲜血浸染,身下是一具又一具的白骨和一堆又一堆的金钱,这儿有黄金,这儿有珠宝,这儿有钞票,而另一边直勾勾的看着她的,是一具具早已腐化的尸体,他们眼神空洞,目光那么冰凉,看得她心慌,看得她恐惧。

赵芳涵明白,她是安逸得太久了。

就像当年她去C国了一样。

现在也是时候去那个世界了那个属于统治者项目的世界。

赵芳涵给另外4个实验者发送了信息,然后锁紧了实验室的门,这扇门没有她的指纹,任何人都没办法开启。确认安全后,她打开了最开始的那扇门。

这么些年,她从未告知过其他人。

她自己也是,统治者项目的实验者之一。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