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杏落之章(上)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别啊,叶哥哥,你肯定有什么意思。”于杏说到“就教教我嘛,你下午作的那首诗我爹都觉得好,叶哥哥你就别谦虚啦!”

“……”叶依寒无奈了,这该怎么和他解释。

“叶哥哥,我哥哥可是对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问必答的,你不能这样说了又不说清楚啊。”于杏略带失望言语中有点撒娇的味道,这让叶依寒几乎没有什么招架能力,因为以前,他弟弟就是这样求他的。

“大概就是说,一对情侣分开很久,然后见面,这种见面的感觉会比人间所有的相遇都要美好。”叶依寒说到。

“这样啊……”于杏低下头,若有所思。“可是我没有过这种感觉啊,叶哥哥有过这种感觉吗?”

叶依寒摇摇头,不过不忍心将话题就这么中断了,便追问道“于杏你在你们村,没有喜欢的人吗?”

“有呀!”于杏欢喜的说。

“嗯?谁?”

“叶哥哥你呀!”

“……”叶依寒脸瞬间红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指,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就是以后想要,在一起一辈子的那种?”

“姑娘没有,在一起一辈子的,倒是有呢。”于杏想了想,说。

“嗯?谁?”叶依寒完全按奈不住自己的八卦欲。

“叶哥哥你呀!”

“……”好了知道于杏是个无比单纯的孩子了,可能现在对于爱情他还没有什么感觉吧。叶依寒忽然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去用这种感情的问题逗他实在是没有什么乐趣。

“怎么了,叶哥哥难道不想,一直和我在一起吗?”于杏看到叶依寒反应有些不对,赶忙问道。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那你以后,总要结婚的吧?”叶依寒补充说“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特别想以后和谁结婚的?”

“有呀!”

“叶哥哥我呀……?”叶依寒弱弱的问。

“当然了!”于杏说“你看,你什么都不懂,又没有红叶之气,要是野兽来了,谁保护你呀,所以,当然需要我来保护你了!”

“……”叶依寒本来想争辩些什么,但是仔细一想,可能这个世界的小孩,确实没有受到多少教育,可能这么大也确实没有婚嫁的观念?毕竟他现在对于这边的世界,可以说只是略知皮毛,还有很多东西,自己并不清楚。

“叶哥哥,你,不愿意吗?”于杏看到叶依寒总是闷闷的不说话,情绪也开始有些低落起来。

“没,我,挺愿意的。”叶依寒对于杏宠溺的笑了笑“加油,好好成为你口中说的,那个什么…”

“红叶勇士!”于杏接过话“我爹说,我以后一定可以成为红叶勇士的。”

“哦?为什么?”叶依寒问“你爹那么有把握?”

“嗯,他说我是他见过的在红叶之气上最有天赋的人!”于杏得意的说“所以我以后,一定可以保护好你的!”

叶依寒记得,于杏的父亲,似乎是当过官的,如果他父亲这么说的话,虽然有可能是鼓励,但是也有可能是真的…如果这样,那这个叫于杏的小孩,可能真的是,挺有天赋的?

“好好好,我知道啦!”叶依寒说着,躺了下来,这样美好舒适的风景,他实在不想错过,只想让自己完全放松,让自己每一个毛孔都融入这一片祥和之中。

于杏走近了叶依寒的旁边,在他身边也躺了下来,两个人一起看着天空,数着星星。冬夜璀璨,晚星依稀执迷。

“叶哥哥……”

“嗯……”

“我们之间,能不能像我和亲哥哥一样,什么秘密也没有。”

“嗯…”叶依寒点点头,给了于杏一个肯定的眼神。

“真好……”于杏开心得闭上了眼。

两个世界的两人,在这一瞬间,似乎什么忧虑也没有,什么恐惧也没有,什么烦恼也没有,只是静静地躺着,相互辉映着,在只有萤火虫光芒的黑夜里,散发出不同寻常的亮。

一个憧憬着未来的人,带着另一个失去了未来的人,一起踏上了走向未来的道路。

叶依寒不知道躺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他想知道于杏昨晚睡得如何。因为他知道自己睡觉是极其不安分的,经常对着被子拳打脚踢,不知道昨晚躺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小男孩有没有被自己的暴力睡眠习惯给折磨到。

不过醒来的时候,于杏并不在身边了。

“小杏?”叶依寒轻轻唤了一声,不过并没有人答应。

“奇怪了……”于杏之前那么黏自己,现在怎么会一声也不吭的就离开了,也没有告诉自己去哪了,也不带上自己一起走……

虽然叶依寒和于杏认识还不到一天,但是叶依寒感觉这个小孩没有什么心机,说话也直来直去,应该没有什么隐瞒着自己,他对自己真的像是亲哥哥一样对待。

或许是他因为失去亲哥哥,所以太需要一个人来弥补这一切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叶依寒觉得已经算是,可以称得上是,了解于杏了,他不太可能不告而别,是去准备什么惊喜了吗?

也不像,昨天两个人说好的,互相没有秘密了。

况且于杏不太可能把自己一个人扔在这里,即使真的是准备什么惊喜,也不会把自己扔在这个岛上的。一定会先带自己回家,然后再去准备些别的东西。

――于杏出事了?

叶依寒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个念头。

像是灵魂最深处的恐惧具化了,伸出手来,触及到了叶依寒的心脏一般,他感觉自己的心正在被某种极为沉重的东西拉扯着,仿佛要拉扯断裂了一般。

任何时候,理智似乎都无法战胜突如其来的,铺天盖地的,强烈的不详之感,叶依寒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冷汗便已经浸湿了内衣。

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前。

地图,还在。

巴氏能量管,没了。

没了……没了…没了…….

可能只是自己,忘记带出来了吧,嗯,一定是这样。于杏应该是早上饿了,所以提前回家了……一会就会回来的,然后活蹦乱跳站在自己的面前,叫自己叶哥哥,然后继续说着昨晚没说完的梦,告诉自己,他要成为红叶勇士……要保护自己,保护自己好久好久,要和自己结婚……还有好多好多不切实际的话题没有说,好多好多语无伦次的梦没有做。

叶依寒脑海中不断闪过昨天他和于杏交流的所有画面,回忆着他和于杏说过的所有话语。他知道,他相信,他坚信,于杏只是有什么事情,先回去了,自己回去就能看到他了。

对啊,昨天不是下午才在很远的地方看到他嘛,说不定他有什么事情,要四下游走?或者是孩童的天性,他喜欢到处乱逛,一时没有叫醒自己呢?

这个于杏,到时候一定要狠狠骂他一顿,害得自己这么担心。

叶依寒站起身,准备走到岸边的绳索旁然后回去。却在站起身,看到自己旁边地上的蓝色试管后,再也没有力气挪动脚步了――他的腿瞬间软了下来,大概是还怀揣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支撑着他,才使得他没有真正摔倒下来。

那是,巴氏能量管。

叶依寒闭上了眼。

他跪了下来。

一瞬间,天都塌了。

可是他仍然抱有一丝的幻想,尽管没了希望,可是越是没有希望的时候,他越相信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是不是于杏只是看到了这个,并没有摁下,也许,他就是……

终于,叶依寒自己也编不出理由,欺骗自己了。

也许,他就是,走了呢?

叶依寒,你看,这附近,也没有于杏的尸体,对不对,如果是他按下了巴氏能量管,那他的尸体一定在附近,对不对?

对,他没死,他还好好的!

叶依寒告诉自己,他现在发疯一般的从胸口的口袋里拿出地图,颤抖着手想在地图上写点什么。

问赵芳涵,如果按下巴氏能量管,那个人会怎么死?会留下尸体吗?还是只是消失……

不,他接受不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自己知道,他自己十分清楚,这个问题只要问出口,他就会疯掉。

等等,赵芳涵说过,需要先选定人,才能按下巴氏能量管,如果没有选定人的话,按下应该也没有用,对吧?

不对!!!自己目前只有于杏一个人达到了巴氏能量管里的数值,也就是说,即使不选定,选项也只有一个,只需要确定就可以了。

操,我他妈在想什么?

叶依寒你这个畜生,不要胡思乱想,于杏还好好的,他在家,即使不在家,也在外面,好好的,好好的,好好的……

好好的……

时间仿佛停住了一样,听不见河水流淌的声音,听不见小鸟鸣叫的声音,听不见风刮过树枝上的叶子发出的沙沙的声音,听不见蟋蟀吱吱的声音,一切都停住了。

只有叶依寒眼中的眼泪,流出来了。

他没死,对吗?

叶依寒在地图上写下这五个字,如果于杏死了,赵芳涵应该知道吧,叶依寒什么也不想问了,就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没死,他没死,他没死!

“他死了。”赵芳涵的声音穿过一切虚妄,像一支冰冷的利箭,射穿了叶依寒最后那一点本就残破不堪的幻想。

你这个骗子…

叶依寒面无表情的撕碎了地图。

“叶依寒,冷静。”

“我能不能把这个破玩意关掉,我现在不想听到你放屁!他没死!你听到吗?你听得到我说话吗?闭上你的嘴!我不想听你说话,你马上关掉这个通信!”

“叶依寒,控制情绪!”

“我控制你个死婆子,你马上滚!”叶依寒说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愤怒,自责,充斥着自己脑海,而无助和悔恨夹杂在这么多情绪的边缘,使得他想要懦弱下来,但又不得不坚强。

自己该怎么办……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啊?

为什么,为什么就非要带着这破试管,为什么就不能把它藏好一点,要被小杏看到,为什么昨天他说出那句没有秘密的时候,自己没能敏锐的察觉?

自己这个杀人凶手…

还杀的是最爱自己的人……

自己大概会下地狱吧。

“叶依寒,叶依寒。”

这只母苍蝇为什么还在叫?

“你听我说,控制自己的情绪,你现在情绪极其不稳定,很有可能爆发出被压制住的红叶之气。”

叶依寒没有理会,他只是坐在这里,趴在这里,哭着,跪着,乞求原谅,但是什么也没有再多说了。

这是小杏最后呆着的地方,他在这里很快乐很快乐。

他不知道这个是什么,然后按下了他。

他以为自己哥哥不会害他,他想不到自己哥哥身上,除了背叛,就是欺骗。

一个八岁的孩子,还没有展开的梦,还没有迈出的步伐,这逐梦的双腿就连同生命一起,被斩去了。

自己骗了他,害了他,杀了他。

“控制住,不要再多想了,没人会责怪你的,不要过分责备自己,马上停止你现在的情绪,不然爆发出刚从于杏那得到的红叶之气,后果不堪设想!”

“你闭嘴!”叶依寒听到这句话,彻底被激怒了。他不愿意承认他拥有红叶之气,更不愿意承认于杏死了。自己无情得取得了他的红叶之气,老实说,这实在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而且还相当让人有负罪感。

赵芳涵努力想要叶依寒平静下来,但是叶依寒此刻情绪,已经完全脱离了她的控制,或者说,已经脱离了叶依寒自己的控制。

湖面越来越不太平,叶依寒本以为是自己的红叶之气导致,却发现并不完全是如此:显然村落里发现了这个岛上不平常的红叶之气,村民们开船赶了过来。最前排穿上站着的,正是于杏的父亲!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