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杏林村(中)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爹!娘!我回来了!”于杏带着叶依寒走进村内,穿过好几条街道,终于来到了一栋房屋内。

看起来并没有街边的一些房屋华丽,只是叶依寒想象中古代普通C国百姓家的房屋,不过比起叶依寒之前居住的贫民窟,不知道要好多少。这里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房屋外面还有个大院子,种花种菜,养鸡养鸭,这种闲适的画面,还真是叶依寒一直都追求的样子。

叶依寒这一路走来,路上的人看到他,都对他点头微笑,也让他觉得十分亲切。照理来说这个村落的人应该相互之间是认识的,出现了他这么一个陌生的面孔,应该是疑惑才对,可是一路上大家都没有对他露出让他不自然的神情。

可能真的像这个叫于杏的小孩所说,他们这儿经常收留旅人吧

“小杏你回来了?”走出房屋的是个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女人,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冲叶依寒笑笑。

叶依寒本来还担心有些尴尬,却在一瞬间,这种忧虑就被这没有掺任何杂质的笑容给化解了。

“你是远方来的客人吗?”女人问道“我是小杏的母亲。”

“阿姨您好,我叫叶依寒。”叶依寒说。

“啊,您好,不知道叶公子是从哪里来的,要去哪里呢?”那个女人问道。

这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回答?叶依寒完全没有答案,他对这里几乎是完全陌生的,地名一个也说不出。

“妈,这个大哥哥好像并没有什么目的地,他没有家,四处漂流,就像书里写诗的大先生一样!”于杏解释道“说不定,他也会写诗呢!”

“啊?是吗?那,你家乡呢?”于杏的母亲问道。

“我”叶依寒脱口而出说了个谎“我也不知道我家乡在哪,我是在一个庙里长大的,那里的和尚说,我父母和家乡的人都死了。”

“这样啊”于杏的母亲摇摇头“你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可是那你为什么跑出来呢,一个人在外面多危险啊,何况看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你就不怕遇到野兽吗?”

“我不知道什么野兽,今天才听到您儿子和我说起,我才感觉,我的父母和家人,可能都是被野兽给杀死了。”叶依寒只能顺着这个谎言圆下去了,不过好在他在贫民窟长大,坑蒙拐骗的基本技能点还是点得足够的。说这种话的时候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再顺势流出几滴眼泪,抬头望向远方,目光灼灼而又深情,准能让对方同情。

“这样啊”果然不出所料,于杏的母亲果然被感动了,眼神里充满了同情。“小杏说,你还会作诗,你写过什么诗吗?”

“没有。”叶依寒摇摇头“不过既然您儿子这么喜欢我,我就现做一首诗吧,就当是写给刚刚才知道父母死亡原因的自己,和赠予您有志向的儿子吧。”

“啊?这首诗要给我吗?”旁边的于杏开心的跳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别人的诗!你可不能写差了!我要求很高的!”

叶依寒哪里知道写诗,高中都没有念完,就被迫去了A国,然后再也没有念大学了。好在他小学和初中的时候读过不少的书,什么唐诗宋词,只要是书上的,基本能背出大半。

不过这个时候可不能背唐诗宋词,因为他不清楚这个虚拟的世界是不是真的有那些诗人存在,如果有,那他背出来马上就能被发现了。

叶依寒想了想,眼神一亮,有了主意,有力的说“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

叶依寒装模作样的踱步,完全不顾于杏的母亲听完第一句后放光的眼神,自顾自的演着独角戏,装作深思熟虑一番,继续说道。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好一个‘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叶依寒话音刚落,从房屋内传出一个浑厚的男声。三人目光同时看向门口,只见一位看起来将近六十的男子撑着拐杖,从房屋内走了出来。

“父亲大人。”于杏尊敬的称呼了一声。

啊?这么老,这是他父亲?

叶依寒看向旁边的女子,样子不过二三十。她眉目中充满依恋看着眼前的男子,见到他出门,并没有多说什么。

“嗯,我爹之前是当官的,后来被野兽打伤了,所以退下来修养了。”于杏自豪的说“我爹都夸你的诗好,看来你不赖嘛!”

“没有没有,惭愧惭愧”叶依寒虽然小时候看过一些关于C国古代的介绍,但是这段记忆实在太久远太模糊了,加上他也无法辨别目前这是什么朝代,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行礼才好。于是只能滑稽的学着于杏行礼的方式,对着出门来的男子行礼,以表示自己的尊敬。

“”男子看叶依寒东施效颦式的行礼方式,被逗乐了“这是子辈对父辈的行礼方式,你又不是我儿子,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行礼?”

“啊”叶依寒脸涨得通红,马上放下手,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你年纪不大,能写出这么豪气的诗句,竟然半点不通礼数,也是让人惋惜啊。”面前的男子说“不过倒也不能怪你,生在庙宇,尘世的礼仪确实也没人教过你。”

“是,深感惭愧。”叶依寒低下头。

“无妨,你的红叶之理确实差了一些,但是这都可以学习,那你的红叶之气如何?”对面的男人问。

“爹,他和哥哥一样,是红叶弃子。”于杏抢答到,他大概明白了叶依寒根本没听懂什么是红叶之理什么是红叶之气。

不过叶依寒也不傻,他大概能够猜到,红叶之理,应该就是所谓的礼仪礼数之类的东西;而红叶之气,应该就是赵芳涵所说的超能力,也就是这边的人所说的红叶的意志力量,所谓红叶之子,就是指继承了红叶之气的人。

“这样,那确实挺可怜的。”男子眼神中闪过一丝悲伤“红叶弃子,那你怎么活到现在的?你没有遇到过野兽吗?没有经历过十五年前野兽的那场袭击吗?”

叶依寒摇摇头,老实说他并不知道什么野兽,也不知道什么袭击。

在他的脑海中,C国的古代,可能遇到过藩王割裂,势力盘踞的局面,人们可能恐惧神明,可能恐惧战争――但是应该没有出现过恐惧野兽的情况,也没有出现过像之前于杏描述的,整个国家都处于害怕野兽袭击的状态。

“还真是一个幸运的孩子,如果不介意,不嫌弃的话,你就暂且留住在我们这里吧。”

“那,多谢了!”叶依寒点点头,脸上浮现出了久违的笑容,这可能是他到A国之后除了海顿,遇到的第二个好人了。

“嘿嘿!没关系!反正我家空出来的房子还有好多,一点也不缺,你要是想的话,可以在这里常住,我保护你!”于杏自豪的说。

“我什么时候需要你保护了?”叶依寒看着于杏,开玩笑式的反问道“你这么小,能保护我什么?”

“我当然可以保护你了!我可是有红叶之气的人!以后是要成为红叶勇士的!”于杏朝叶依寒咧了咧嘴,把叶依寒再次逗乐了,这小孩个子不高,志向倒是不小。

“好了,不要在外面说着了,进来坐会吧,一会我们出去,带你们去酒楼吃饭吧。”男子说完,转身走进了房间。

叶依寒和于杏对视一眼,“走吧,不要怕”“我没怕,我只是觉得该你走前面。”“好好好我走前面,叶哥哥你这样看起来好像我小弟一样”“才不是,毕竟你是主人。”“哎呀不要这么拘谨,以后我就把你当我哥了,你就是我哥,这就是你家,不要想那么多。”“你也不问问你爸妈,啊呸,爹娘同意吗?”

“我同意。”屋内屋外同时传来肯定的声音。

“”这种忽然像获得道具一样获得父母的感觉,说实话,还挺不错的叶依寒

红着脸,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很乐意,并且接受了这种喜悦的情绪在内心蔓延。

晚上,于杏的父亲和母亲带着于杏和叶依寒,到了村落里最大的酒楼,当然叶依寒并不知道它是最大的酒楼,只是从外面看起来格外的气派,比起之前在贫民窟时候叶依寒去过的任何地方都要华丽。

万家灯火,红砖绿瓦,车马粼粼,人流如织。叶依寒仿佛置身于一张盛世开平的画卷之中,让人迷醉而沉浸。酒楼内歌女演唱丝丝入扣,舞女玉袖生风,叶依寒前几夜还在医院哀求着医生,昨夜还在哀求着赵芳涵,而现在他却坐在另一个时空,品味着尘世间一切的美好。一切都过于魔幻了。

好像,这个时候,只要有个自己喜欢的人在旁边,一直陪着自己,看着这种虚无缥缈的盛世繁华,这辈子就算值了

叶依寒恍惚中出了神,嘴中默念出了自己小时候读到的那句诗“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哥你又开始作诗了啊?”于杏听到叶依寒喃喃的嘟囔着什么,问。“不过我没听清,能不能再说一遍。”

叶依寒看了一眼于杏“当然――”

“嗯?”

“不能~”叶依寒捏了捏于杏的鼻子“你和我弟弟倒是很像。”

“啊?你还有个弟弟?”于杏有点惊讶的看着叶依寒。

“是啊,我有个弟弟,不过他――”叶依寒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能多说太多。叶依寒担心,这个小孩要是听出了点什么,麻烦就可能接踵而至,于是叶依寒用一种很模糊的说法掩盖过去了:“他和我分开了,现在在别的地方。”

“哦,这样啊”于杏没有继续追问,叶依寒才放下了心来。

好像自己编的不论多没谱,这个小屁孩都会相信一样

叶依寒偷偷拿出巴氏能量管,能量值已经快接近400了,早就可以动手了,越拖下去,只会让这个小孩死得越痛苦。

叶依寒想到这里,摇了摇头。

自己在瞎想什么呢,自己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对孩子动手啊更何况他对自己这么好,这么信任自己,还把自己当哥哥一样。

自己几乎是完全对哥哥两个字没有抵抗的。

所以叶依寒是不可能会对他下手的。

反正赵芳涵不希望我们完成任务,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况且这个虚拟的空间,叶依寒对这里有着极大的依恋和好感,说实话,他已经不想离开了。

他想等弟弟病好了之后,一起来这里。

尽管没有所谓的科技,但是也好过贫民窟里卑贱的生活。

而且自己的弟弟,一定会非常的喜欢,自己的新弟弟吧?

叶依寒看着于杏,眼神里尽显温柔。

“我说,小杏。”叶依寒说,没有意识到刚刚自己,没有叫他小屁孩,没有直呼他为你,没有叫他于杏,而是叫他小杏――这种略带亲昵的称呼。

“啊?”于杏也是忽然才回过神来,才发现是叶依寒在叫他“哥你刚叫我什么?再叫一遍!”

于杏其实是听到了,但是有的时候小朋友就是想要反复听自己喜欢的话,就像吃着甜甜的糖果一样,让人心情愉悦。

“小杏。”叶依寒温柔的叫着,心里微微的吐槽:这不是我经常对海顿经常做的事情么,一句话让他说好多好多遍

“嗯?叶哥哥,什么事?”于杏兴奋的答应着,脸上写满了兴奋,遮都遮不住,这股兴奋感通过眼神浓缩了起来,投在了叶依寒清瘦的脸庞上。

“没什么事。”叶依寒看着于杏,眼神里的温柔和宠溺交织着,全部和于杏眼神里的兴奋撞在了一起。他把头凑到于杏耳旁,轻轻的说“我刚刚说的诗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