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不能完成的计划(上)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叶依寒不记得坐了多久的车才到机场,车上穿黑衣服的人示意可以下车了,他才战战兢兢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到这么远的地方,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一会你会见到你的心理医生,她会负责稳定你在项目内造成的情绪波动,记得和她吃饭的时候多聊聊,不要像刚刚在车上那么死气沉沉。”黑衣服的人说道,看了一眼手机里的信息。

“原来你会说话啊?”叶依寒听到对方和他说话了,刚刚还忐忑紧张的心才平静了下来。自己只是去做一个项目,成为实验素材,又不会是去战场,没必要这么紧张兮兮的,像个傻子一样。

“当然,我只是在等你开口。”对方回答。

“啊?为什么?”叶依寒问,为什么要等我开口呢,你的样子看起来就很冷漠,给人一种距离感,谁敢无缘无故和你说话啊?

“你这么胆小,这个项目可能完不成。”对方说道“如果一直完不成计划,可能会要更久的时间才能见到你弟弟。”

一句话直戳要害,叶依寒心都凉了一截。

“你以为你是去那边拖地洗衣刷墙种树的?你是去”

“嗨,我到了,抱歉,飞机晚点了一会。你们等多久了?”

话音刚落,一个陌生的女子忽然走到他们两人面前,打断了黑衣男子说话。黑衣男子看了一眼女子,表情从刚刚的严肃变得活跃起来,嘴角也上扬起了一个标准的商业式笑容的弧度。

“我们也刚到几分钟。”

“是嘛?”女士差异的看了我们一眼“这么巧?”

“好在你的飞机晚点得恰到好处,不然我们岂不是要女士在凌晨站在寒风里等我们了?”黑衣男子笑着说道。

“你还是这么有趣。不过,我刚从C国回来,有点饿了,要不要一起去吃顿宵夜?”女士微笑着邀请道,边说边看了一眼叶依寒“这位就是乔纳森推荐的?”

“啊,对,我是去参加你们说的那个项目的。”叶依寒马上接上话,这个女士看起来比较和蔼,感觉气质平易近人,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叶依寒大概有点明白刚刚黑衣男子那句:记得吃饭时和她多聊聊是什么意思了――他刚刚还奇怪为什么会扯到吃饭,大概是因为他了解这个女士太喜欢吃了吧?

“口音还比较地道,你是A国人?”那位女士问。

场面瞬间有些尴尬,叶依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是”黑衣男子正准备解释什么,那位女士神色中忽然听到男子想要解释什么,神色忽然有些心疼了起来,但是这种心疼马上消散了,她打断那位男士的话,说道:

“我当然知道他不是,我只是觉得C国人在A国这么短的时间能说这么地道,还真是很厉害呢。毕竟我去了C国那么久也只能学会一句‘你好’,他们还笑我,说这句话有股K国的味道。”那位女士用眼神示意黑衣男子不要解释什么。“机场附近有什么吃饭的地方吗?最好是C国菜,你应该会怀念那个味道,我的小可爱~”

女士用手指轻轻触叶依寒的鼻尖,语气中有些俏皮的味道。

“再往前走有一家,不过时间恐怕来不及了,你们的航班不到1小时了。”黑衣男子回答道。

“挺扫兴的,那我们就进去等着吧。”女士遗憾的说道“不过没关系,公司旁边有很多好吃的中餐厅,我们到了再带你去吧?”

叶依寒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她们说话他好像都插不上嘴,只能默默的听着,然后点头或者摇头。不过大部分时间,他都是点头。

“你回去找乔纳森吧,我会带他去公司的,替我向乔纳森问好,还有,感谢他三天前送给我的马蹄莲,我很喜欢。”女士说完还补充了一句“当然这个小可爱我也很喜欢。”

叶依寒听得脸红了一大半。

小可爱,是说我么我哪里可爱了

叶依寒内心质疑起来。

“好的,这是第304批的素材了,希望您尽快送到公司安排计划,不然可能就要等305”

“好好好,我知道了,如果你不希望我给你打上一个婆婆妈妈的标签就不要在喋喋不休了。”女士一把拉住叶依寒的手,准备往机场里走“真是苦命的孩子,这一路你应该没少听他唠叨吧?”

叶依寒刚想脱口而出没有,但是又被她给堵了回去。

“看看这委屈的眼神,真不知道你在车上对他说了些什么!你这个粗暴的男人,我要好好安慰一下我的项目合作者,你还是先回去汇报吧。”

黑衣男子无话可说,只能点了点头,驾车离开了。

叶依寒刚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已经只剩下自己和那位女士站在机场大门口了。

“其实,他也没有那么

“我知道。”那位女士忽然不像刚刚那么和蔼了,语气中反倒有些严厉“走吧,进去吧。”她松开了叶依寒的手。

叶依寒感觉挺失落的,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那么亲切的人,转眼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进了机场里,叶依寒才真正看清这位女士,红色皮衣,恨天高,身型纤细,戴着眼镜,皮肤并不像普通的白人那么白,而是有意识的晒成了古铜色。

“说吧,乔纳森给了你多少钱,你才答应来参加的?”那位女士忽然停住,转头看向叶依寒,眼神像是要杀了他一般,充满着仇恨,不屑,鄙视,但是这种凶恶的眼神深处,却还有一抹残留的同情,这让叶依寒不知道如何是好,他觉得这位女士刚刚的温柔好像是虚伪的一样,但是又虚伪得不那么纯粹和完全。

“他,没有给我钱啊。”叶依寒回答。

“那答应了你什么?绿卡?”那位女士嗤笑道“你是觉得A国好混么,什么准备也没有就跑来A国,然后把自己卖了,去换来一个不知道有多少水分的利益?”

“不是。”叶依寒摇了摇头,他根本不想来A国,要不是出了那件事,他也想一直呆在C国。“是我弟弟病了,我买不到药,所以我才求他的。”

“我给你钱,你带你弟弟回C国吧,这个项目不适合你。”

“不,回去我弟弟会死的。”叶依寒几乎是吼出来了,他看着这位不知道名字的女士,眼神中充满了祈求。他万万没想到,本来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了,现在居然在最后的关头会被拒绝。

“我合适,相信我,我可以的,不论多难多累我都可以的!”叶依寒继续说,他害怕,他害怕一停下嘴,对方就拒绝了,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哪来的优势。

“乔纳森告诉我只是成为你们的实验素材,我一定可以的,不会不合适,请相信我!”叶依寒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去求助一个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就再也不放。

“”那个女士沉默着,听着叶依寒不断重复着求她的话,刚刚狠下来的心,又变得柔软了起来,她很想说出口一些话,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凌晨的机场有些静谧,并不是因为这个国家的人们不忙碌,而是因为这个城市的人太贫穷,几乎整个城市的人,都用不到机场这个玩意。叶依寒说的话在大厅里不断回荡,叩问着红衣女士的内心。

有的人是出于利益,有的人是出于感情。

“这个项目的内容你知道是什么吗?”红衣女士问。

“乔纳森大概和我说了,需要我进入一个被你们创造的虚拟的空间,然后获得他们的信任,再杀死他们,来观察我们内心的变化。”叶依寒回答。

“”红衣女士停了几秒,思考了一会“对,那你知道,很可能你回到了现实世界,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么?”

他不知道。

“你回到了现实世界,会不会觉得,杀人也是一件无可紧要的事情呢?你的内心已经不在对违反法律,违反道德的事情有恐惧了。”

他沉默了,无法反驳。

“除非你答应我,你参加这个项目,但是永远不完成这个项目,我就让你去。”红衣女士说“为了对这个社会负责,我不能让你杀了人之后出来,即使是虚拟世界也不行,也许你会形成某种反社会人格,有各种恐怖思想。所以,如果你答应我,永远不完成这个项目,我就答应你,带你进入这个项目。”

永远不完成这个项目,意味着自己永远不能再见到自己弟弟了。

永远永远。

“好,我答应。”叶依寒抿了抿嘴,说完这句话,他终于跪了下来,这个世界,和之前一切的想法,都塌了。

为了救亲人,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放弃了一切。

为了对母亲的承诺,他做到了一切。

可是他也只能做到这一切了。

“站起来,我不喜欢男人跪着。”红衣女士有些不忍的说,然后背对着叶依寒,马上转移了话题“叫我赵芳涵吧,这是我在A国的学生为我起的中文名字。她叫赵媛涵,她说C国里,媛和圆发音一样,芳和方发音一样,天圆地方,出自C国的《礼记》,代表着古老C国对世界的认识……”

真丢脸,她说的这么多,叶依寒竟然大半都听不太懂,亏自己还是C国人……可能是因为这种有点C国古文的内容,A国语言翻译过来,叶依寒实在不适应吧。

叶依寒站起来,眼里没有任何希望,僵硬的点了点头。

“你也别这么失落,又不是再也看不到自己弟弟了。”赵芳涵说“完不成项目我也可以安排你和你弟弟见面的,只是你不能离公司太远。以后你就是我们公司的人了。”

这大概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叶依寒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