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一通带来希望却通向绝望的电话(下)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乔纳森接到电话,确认叶依寒已经上了车之后,立刻给两个不同的号码发送了信息。

其中一个的内容是让人安排医院,把叶依寒家中病重的儿童立刻带去诊断并进行救治。

另一个的内容则是,把海顿带回来。

显然他手下的人办事效率是极高的,不到十分钟,海顿便被绑了回来,没错,是绑着的,这些年轻人并不是十分温柔。

“这么些年,我们软硬兼施,能做的也都做了,还是撬不开你的嘴。现在我们帮你办成了这件事,你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一下我们?”乔纳森冷冷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站着的海顿,他手被反绑在后面,双腿因为刚刚的推搡,还没有完全站住,样子有些滑稽。

“是,当然,我当然会好好感谢你们。”海顿连忙点头答应着,感谢?门都没有?这难道不是你们理所应当给我的补偿么?这群豺狼虎豹的资本家,杀了人就可以道个歉陪个钱,救人就要谈条件了么?

“您儿子的事情,我们集团非常抱歉,那项计划是我们的失误。不过你放心,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叶依寒这项计划,绝对不会再出现任何问题了。”乔纳森说,眼里表现出一丝沉痛,海顿看得出来,每一个新闻发布会有负-面-消-息的时候,他都是这个表情,这种官方式的歉意在任何人看来都虚伪且令人作呕。

“没有关系,科学研究,哪能没有牺牲?他只是没有被上帝宠爱罢了。”哦天呐,人不被逼到极限还真不知道自己能说出这种糟糕的话,嘴里就像吃了一口荷兰猪刚刚拉出的排泄物一样难受。要是叶依寒这个计划真的那么安全,为什么这个财团不找A国人去做,反而去找这些外籍人员呢?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人即使真的死了,也不会引起多少风浪,至少不会像当年自己儿子死了一样,被主流媒体和政客们各种游说:反对任何形式,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的试验,这是挑战人性的底线。

“您能这么想我们真是非常感动和内疚,不过既然您能支持我们的科学研究,我们还是希望您能仔细回忆一下,您儿子死前,有没有给您寄过什么东西。”乔纳森眼神忽然有些跳跃,但是这种变化一闪而过,不过还是没有逃过海顿的眼睛。

果然还是为了那个东西来的。

“这个,我该说什么好呢,我年龄大了,真的不记得了。”海顿说到“我儿子给我寄的东西都给你们看过了,我不记得他还有寄给我别的东西。”

“请您认真再仔细回想一下吧。”乔纳森说“您儿子给我们寄送的文件里有一项缺失,那项缺失的内容极其重要,我们怀疑他是寄错了地方,如果不是寄给您,又会是谁呢?”

“可是,我那个月,的确没有收到我儿子寄给我的什么东西啊,你们不是也来我家确认过好几次了吗?”海顿说到。

“……”乔纳森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继续说下去。

的确,他们正大光明的手段和偷偷摸摸的手段都用过了,这栋老旧的房子差不多都要被他们像解剖一只臭虫一样,窥探得一清二楚了。可是还是没有找到那项缺失的文件。

可是,如果文件不在这里,那会在哪儿呢?

乔纳森这几年里,几乎从来没有睡过一个踏实安稳的觉,只要这个文件被任何媒体拿到,那他会粉身碎骨,身败名裂的。甚至A国,这个伟大的国家,也会因为他们财团的这个项目,而受到国际社会的舆论谴责。

这也是他,即使是董事会的成员,也必须亲自来这种破地方的原因,他要找海顿,问清楚,找到那个文件。这个文件,除了他们几个人,谁也不能知道他的存在。

乔纳森仔细回想当年的事件,认为除了海顿,没有其他可能了。

尽管这几年里,这份文件再也没有出现过,可是它的存在,就像是一颗会随时引爆的定-时-炸-弹,彻底的绑在乔纳森的心脏内,如果不把他摘除,或者消灭一切他可能会爆炸的机会,乔纳森永远也不会安宁的。

乔纳森将手缓缓伸向口袋,qiang柄刚探出头,又被乔纳森给压了回去。他不知道值不值得这么做,因为他不知道这个文件是不是真的在海顿手中。

不过,他宁可相信这个文件就是在海顿手中,因为如果不在海顿手中的话,就会有无限个他想都想不到的可能,他不愿意面对这些,他也害怕面对这些。

他承认,一向举重若轻的他,怕了,甚至手-qiang上都沾满了汗水,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仿佛是上帝和他开了一个又一个的玩笑,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这里,又回到了几年前的想法――杀了他,杀了他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不论对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的,这个事情都没有和平谈判的可能性。况且如果对方已经看过了那个文件,那对他们是巨大的不利,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永远的闭嘴。

“瞧,你看,是不是应该先帮我解开,这样把我绑着似乎有些不妥,您觉得呢?”海顿打趣的说。他其实已经看出,乔纳森打算做什么了,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所以尽可能让自己保持平静。

当然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再怎么保持,内心也还是会充满恐惧的,就像刚刚海顿脑海里无数次的闪过好多好多丰富的画面,比如: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就再也吃不到叶依寒亲手做的松鼠鳜鱼了?那种酸甜舒爽和脆脆的感觉真的是怎么吃也不会厌烦呢……还有黄焖大虾……叶依寒的C国菜做的可真不错,他父母可能是把运气都消耗在这才进了监狱吧。

说不定我也是把运气都消耗在这,才非要死在今天呢?

“当然。”乔纳森点头示意,让旁边的两个人把他手上绑着的绳子给解开。

“想喝点什么吗?我去给你们倒杯酒?”海顿说道,自己怎么着死前,那瓶珍藏了好几年的酒还是要喝掉的吧?

本来是想着等叶依寒结婚了,生孩子了,再一起喝的,他们C国人不是重视这些嘛……不过现在我都要死了,哪管那么多,我也只能帮你救你弟弟了,至于那个项目你能不能活下来,靠你自己了,这酒,还是我自己喝了吧。

为什么非要和要杀我的人一起喝酒呢?

海顿苦笑,摇了摇头,转身走向厨房。

不过他并没有真正的走到厨房,因为当他刚离开书房的时候,乔纳森的子弹,已经穿过了他的胸膛。

“上……上帝……”

下一发子弹,直接穿过了头颅。

乔纳森眼神淡漠,不想听到任何的废话,旁边两个保镖显然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乔纳森失控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好在他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鲜血和死亡已经是稀松平常的小事,因此他们的疑惑和好奇。战胜了恐惧,和本不应该存在于他们大脑里的胆怯。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一动不动的站在房间里,眼巴巴的看着开qiang的乔纳森,等待乔纳森对他们发号施令。

“你们这是什么眼神?是在考虑觉得我像《铁面无私》里的艾尔卡彭,还是更像《黑色弥撒》里的詹姆斯巴尔杰?”乔纳森冷笑道“接下来就是你们的事情了,把他处理的看起来像自杀一点,实在不像的话就只能你们去找警察自首了……你们不希望我被关到‘恶-魔-岛’去的,对吧二位?”

乔纳森的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这点他自己也很清楚。

但是他还是要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此刻内心已经压抑很久的解放感。因为他终于可以毫无任何愧疚的杀了他了!

我答应你的事情,我做到了,而你没有,那我杀了你,我没有任何的愧疚,我不应该有任何犹豫,是你对不起我,是你在折磨我,是你自己找死!

这么多年你还是不肯松口,如果我睡不好觉,那我会让你一直就这么睡下去的。如果你是真的不知道的话,那就只能自认倒霉吧,就像你那荒唐的儿子一样。

他以为自己是救世主?

不过是感性生下的奴隶,最后不也死了么?

哦不对,他没死,死的是那位很爱很爱他的实验者。海顿,我该说你是可怜还是幸运,直到死前也不知道,自己儿子根本没有死。

当然,这也挺好,至少,你不用看到自己儿子死去时候的模样了。你就好好的守着那个秘密,去见你的上帝吧。

乔纳森举起qiang,对着尸体最后崩了一qiang,发泄完了自己内心最后的愤怒。

“告诉约翰秘书,明天他可以来上班了。”乔纳森快步离开房间,边走边拿出手机,发送了一条信息。

“解决。”

短短两个字,乔纳森发送完,便收起了手机。

事情真的解决了么?他不知道,但是他确实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他相信那份文件,应该伴随着海顿的死,成为了永远的秘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