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一通带来希望却通向绝望的电话(中)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因为对这片区域十分的熟悉,叶依寒像是一条游鱼躲避障碍一样,十分轻巧的躲过了各路想要“打断他的腿,割了他的舌头”的人,并且很快的抄近道,来到了海顿的家中。

海顿家并不是十分富裕,之所以他有一定地位,很大部分是由于他死去的儿子好像在RMF财团有一定影响力。当然海顿并没有和自己说起过,这些都是叶依寒的猜测。

RMF财团是A国最大的财团之一。对于叶依寒或者海顿这种贫民窟的人来说,他们就像是天生对立面的存在。但是这种对立面又并非那么绝对――穷人一方面仇视着富人,另一方面又渴望得到富人的帮助。他们一方面痛斥精英阶级和知识分子发表的那些他们压根听不明白,也不愿意去听的言论,另一方面又热衷于听到精英阶级和知识分子炮轰这个国家的种种弊端:即使那种弊端只是一种无聊的炒作。

叶依寒之所以猜测海顿的儿子和RMF财团有联系,是因为他从别人的口中了解到,海顿的儿子在十年前,曾经参加过RMF财团的一项机密任务。没人知道这个任务是什么,只知道海顿的儿子在这个任务中牺牲了。

之后RMF财团便经常有人会来看望海顿,还经常带来不少的钱财,不过海顿并没有买账,也没有收礼,不然他也不至于现在住在72区。不过贫民窟里人的鼻子总是灵的,大家敏锐的嗅到海顿的儿子和这个财团似乎有着说不清的关系,亦或者海顿有这个财团某个高层的把柄?但是海顿却这么多年,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因此大家对于海顿,都十分巴结,也十分敬畏。

叶依寒能够隐隐的感觉到,这个海顿说的“大人物”,应该就是RMF财团的人。海顿为了救自己的弟弟,还是用了最后的底牌――去找RMF财团的人。

“你小子倒是挺快?百老汇的自导戏拍的怎么样?”刚还准备偷偷进门给海顿一个惊喜,结果没想到海顿就站在门口等他,而且看样子,好像已经等了挺长时间了。“能让RMF财团董事会的人等这么久,你小子怕是头一个,快去洗澡换衣。”

“董事会的人?”叶依寒听到这三个字,差点把自己给绊倒在地。虽然他才二十出头,有着一些年少轻狂,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怕事,遇到真正的某些人物,他还是会认怂的。

嗯,比如说,72区的城市警察的头儿?

这大概是他曾经遇到的最厉害的人物了,理所当然他认怂了。他承认自己是偷了那么些食品券。

不过这次不同,这次他遇到的,是一位政界和商界,都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都是朋友,不用这么拘束,直接进来吧。”声音是从书房里传来的,听起来像是六十多的中年男子,声音比较浑厚。

“乔纳森,他刚从医院出来,又不知道在哪混了一圈,沾了一身的泥巴,甚至还有马粪的味道……你到底是去哪里疯了一圈?科尼马场的粪池么?乔纳森,要不还是让他先洗个澡吧?”海顿略带嫌弃的看了看叶依寒,捂着脸,认真感受自己发麻的头皮。叶依寒开始意识到自己现在是有多么的不得体。

这种有地位的大人,是不是都挺喜欢装,自己这个样子被对方看到,会不会留下特别不好的印象,然后救弟弟的事情会不会就没有机会了?

不不不,海顿既然说了有希望,一定没问题的。

“没关系,说不定他就是我想找的那批跑得最快的马。”里面的声音回答道“让他进来吧。”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那就……

海顿沉思了一会“你进去吧,我刚想起来我今晚约了两位身材火辣的小姐,我现在要先去酒店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海顿直接出了门,碰的一声关上了门,留下叶依寒一个人凌乱了起来。

“???”叶依寒满脑子问号,这种场合你就留着我一个人在这里吗?和那个人促膝长谈一整晚?

嘎吱,门又被打开了。

还好海顿爷爷你还有那么一点没有完全泯灭的良心!

叶依寒内心吐槽道。

海顿把头从门缝中探进来,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说“我忘了给我的荷兰猪喂食了,你回家走之前记得帮我喂食。如果可以的话,就把他带回你家去养吧!”

说完,门再一次被“碰”的关上了。

叶依寒刚刚几乎停止运行的脑子,在这一刻被关门声给打醒了,他终于回过神来――虽然有种极强的“今晚可能要丢人丢大了”的预感,但是该来的总归还是避免不了的。

叶依寒鼓足了勇气,走向了书房。每一步都感觉自己脚底冰凉,那种冰凉的感觉源于内心深处的未知和缺少底气。在书房门前,他深呼吸一口气,仿佛用这么一口气能够把紧张的情绪完全给压制下去一样。

就这样的,他推开了门。

眼前坐着的人,长相比他的声音更老,看起来有七十多岁了。和海顿爷爷相比,他没有慈祥的感觉,而是十分的严肃,看起来好像几十年间从来未曾笑过一般。

“海顿和我说,你很受人喜欢?”还好是对方先开口,不然的话,叶依寒着实不知道如何打开话匣子,或者继续聊下去。

“如果他们不知道我偷过食品券的话,可能确实是这样。”叶依寒诚实的回答。

对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叶依寒。

“如果现在有一个陌生人,你需要让他爱上你,你有多大的把握能做到,需要多少时间?”对方的问题似乎完全没有逻辑,只是很随意的发问,导致叶依寒根本没有任何准备。

这难道是RMF财团的入职问题?

难道海顿希望我进入RMF财团?

“我……我也没多大把握。”这个问题的回答真是糟糕透了,连叶依寒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回答实在是不招人喜欢。

“……”对方没有说话,从旁边的公文包中拿出一叠纸,看了看上面的几行字,然后又问“那如果,现在有一个陌生人,他很爱你,你需要杀了他,你有多大的把握能做到,需要多少时间整理情绪?”

“如果有对等的利益,可以马上做到。”叶依寒没有多想的说出口。

如果他能从这之中获得利益的话,他会做的毫不犹豫。因为对方始终是自己的陌生人,自己和他毫无瓜葛,他怎么会爱自己?这是个矛盾!

如果可以从中获得利益,叶依寒肯定自己会毫不犹豫杀了他,如果能赚到钱,就能解开穷困潦倒的死结了。

对方看着叶依寒坚定的双眼,点了点头。

“我们RMF财团投资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属于神经实验的范畴。如果你愿意参与这个项目的话,我们可以对你弟弟申请庇护,并且以你弟弟的名义投资,让你弟弟通过投资移民的方式成为A国的公民。”对方直戳了当“这样的话,你弟弟可以直接去最好的医院得到治疗,获得医保,并且在RMF财团的资助下接受A国的教育。”

叶依寒听出神了,他不是在做梦吧?

不仅可以直接获得国籍,而且可以接受教育,这对于他们这种在底层的外籍者,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还会对弟弟申请庇护,这样就不用担心有人会再来迫害弟弟了。

这怎么听,都是一笔稳赚不亏,超级划算的交易,可是这项交易的成本,叶依寒听得着实有些迷糊,他不明白这个项目到底是做什么的,什么是神经实验?

当然,不管是什么实验,即使是什么活体解剖的实验,或许,他都可能认了。

对方好像读懂了叶依寒的坚定,也猜到了叶依寒心中的疑惑,解释道“这个实验的目的主要是为Y大的心理学和社会学分析提供一些数据样本,实验过程可能会有心理压力,造成一些心理伤害,但是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也不会对身体有伤害。”

“那,实验的内容呢?”叶依寒好奇的问。

“我们会构架一个类似虚拟空间的世界,实验者进入到这个世界,然后和这个世界的人进行社会实践,直到他们信任自己,爱上自己。”对方回答道“我们会给每个进入这个虚拟空间的实验者一个武器,这个武器会显示周围和你有关系的人对你感情的深浅程度,当这个程度到达一定时,你需要选择杀死他们,来获得世界里相应的资源。我们会在实验外记录你感情的变化,由于里面的人物都是虚拟的,这并不犯法,但是在某个瞬间,你的感情变化是真实的,有助于我们的研究和分析。”

听起来虽然很病态,也确实容易引发精神问题,但是相比某些活体实验的要求,这个项目已经是最划算的了。

“我答应你,但是问题是,这个实验需要持续多久,我多久才能见到我弟弟?”叶依寒问。

“不知道,可能需要五年,甚至更长,但是我们会安排每年你和弟弟见上几面,取决于你在实验内的表现。”对方说到“如果同意的话,这份文件签上名,外面有两位穿黑衣的保镖,他们会带你上车去实验地点的,其他的事情,我会安排好的。”

对方是RMF董事会的人,是绝对不会骗他的,叶依寒明白这一点,对方是可以信得过的。

“今晚吗?这么快?我能不能再回去看我弟弟一眼?”叶依寒问。

“如果你弟弟的病情还可以拖上那么几天,你当然可以这么做,因为我可不想等你,如果你非要回去看的话,就只能自己把弟弟送去医院,并且和他们说你是参加了我们项目的人,听起来就挺麻烦的不是么?”对方说到“放心,我会把你弟弟安排好的。今年圣诞你就可以看到他活蹦乱跳的站在你的面前叫你哥哥了。”

不得不说,这句话像是一根利箭,直接射进了叶依寒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他点了点头,接过对方手中的文件,迅速签上自己的名字。叶依寒从来没有那么一刻觉得,写上自己的名字是一件这么舒畅的事情。

“那我马上出发。”叶依寒说。

叶依寒出门前,走到海顿的卧室,给他所说的荷兰猪喂食,边喂还边有些不舍:“没想到吧,叫你今晚,叫你今晚磕炮,回来就见不到了我吧。”

“你这个满脑子荷兰猪的老头。”

“难道我还比不上荷兰猪?我是没他可爱,没他听话,还经常给你惹麻烦,但是我至少……”

边说着,叶依寒眼睛已经湿了大半“没关系,如果我弟弟有钱了,肯定不会忘了你的,还有你的荷兰猪……”

叶依寒表面十分嫌弃的喂着粮,内心五味杂陈“他们说圣诞节会让我见我弟弟,如果可以的话,就,勉强见你一面吧,毕竟能成为RMF财团的实验人员,也是一个很荣幸的事情呢,而且这可是给Y大提供数据啊。”

“好了,我给荷兰猪喂了至少一周的食物了,让他们撑死吧,谁叫你关键时候就不在。”叶依寒狠狠的瞪了一眼荷兰猪,荷兰猪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也狠狠的瞪了一眼叶依寒,差点没把他气晕过去。

离开卧室的时候,叶依寒回过头看了一眼荷兰猪,竟然有些不舍。“毕竟逗过你们那么久,还真想把你们都带走呢。”

叶依寒摇了摇头,关上卧室的门。

“准备好了?”那个男人还原封不动的坐在位置上,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准备好了就去吧。”

“那,你还在这吗?”叶依寒觉得有些奇怪,难道对方不走吗?

“嗯,我等海顿回来。”对方说“放心,我手下的人会去把你弟弟送到医院的,即使我不去也一样。”

“哦。”叶依寒漫不经心的答应着,觉得这个世界上怎么有人比自己还傻,海顿都说了去了,今天怎么还会回来?

不过叶依寒并没有多想,只是按照对方的要求,走出门,然后被门外的人引到了一辆车上,坐上了车,离开了这座他生活了好几年的,贫穷的城市。

甚至他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回到这里。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一离去,就是一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