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一通带来希望却通向绝望的电话(上)

凛夜独行 by 两只麋途小鹿

2019-3-25 01:02

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周围居民建筑的灯光早已黑了大半,这个城市显得有些睡意朦胧了。叶依寒拖着沉重的双腿,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如果街旁上个星期坏了的路灯修好了,还能比以前更亮一点的话,也许连夜空,也能看到他现在眼神里的无助――这已经是最后一个医院了。

没有希望了。

他告诉自己。

他抬起头,看着城市透过窗户的灯光,一盏一盏的熄灭,心里忽然变得坦然了。尽管进医院的前一秒,希望,幻想,渴望,偏执,紧张,忧虑那么多的情感占据着他的脑海,但是在出来之后――平静依旧把这些纷繁复杂的感觉远远地甩在了后面,跑了个第一。

“我尽力了,可是没用,有的时候有的事情真的不是尽力就能做到的。”叶依寒明白,从好几年前那次事件,他就什么都明白了,他只能这么,毫无意义的安慰着自己早就死了的心:他知道,真的没有人可以救他弟弟了。

只是,曾经的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他还是想要努力做好,因为他知道,他不断的在脑海中告诉自己,提醒自己:他弟弟还不明白这些,他弟弟才六岁,他弟弟还不能死还不能死

他还答应过父母,要照顾好弟弟的。

现在看来,一切都像没有底面的沙漏里流逝的沙,一点不剩了。

父母被送进监狱时的影像越想越黯淡,自己承诺的声音越吼越沙哑,这些交织在一起的回忆像是正在被烧热的水,包裹在了衣服里,越捂越热,越捂越烫,温暖着自己,灼伤着自己。

嘟嘟嘟,嘟嘟嘟。

叶依寒的手机响了起来。

平时也没有人打电话来,这么晚又会有谁来电话?催房租吗?他已经拖欠了两个月的房租了,还怕这次再来吗?

下驱逐令吗?

在A国,一次驱逐记录,不仅会导致接二连三的驱逐,而且会引发连锁反应:失业,经济拮据,危机

驱逐不仅是贫穷的结果,更是导致贫穷的原因,这似乎是一个无法破解的死结。

但是,叶依寒似乎,麻木到再也没办法考虑这么多了。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他似乎完全不用担心什么了,因为他,解脱了。

“喂?”叶依寒接通了电话。

“喂,叶依寒吗,我是海顿。”对面的声音听起来沉稳而慈祥,让叶依寒的神经稍稍有些舒缓。

海顿是叶依寒在贫民窟的恩人。

五年前叶依寒因为家庭变故,不得不带着弟弟,从C国逃亡到A国,成了一名偷渡客,逃到了A国的M州,并且在这里的贫民窟住了下来。

M州的贫民窟集中在72区,海顿是这个区比较有声望的老人,在这块有一定的势力,为人和蔼慈祥,年轻的时候妻子和孩子双双离世,受到不小的打击,之后就再也没有结过婚。叶依寒刚来的时候和海顿见过几面。海顿觉得他长得挺像自己过世的孩子,于是便经常在生活上给叶依寒一定的帮助。叶依寒也十分信任他,经常去照顾他。

当然慈善是不能永远当饭吃的,爱心也是不能永远付账买单的。叶依寒还是得靠自己值班,刷墙,植树,低价变卖政府发放给穷人的食品券,才能勉强支付房租和维持基本的生活。

不过自从弟弟得病了之后,原本不够宽裕的生活,就更加雪上加霜了,也是幸亏海顿和房东关系不错,才拖欠了这么久的房租而没有被下驱逐令,不过最近一个月,房东的太太越发的不乐意了。

叶依寒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了。

“啊,海顿爷爷,有什么事情吗?”叶依寒问到,努力不让自己的情绪显得太低沉,他知道自己只要露出一点伤感的情绪,就会被对方察觉到,而给对方添麻烦――但是事实上,他已经给对方添的麻烦够多的了,以至于他自己或许都不好意思再说下去,毕竟因为弟弟的事情,他已经求了海顿很多次了。

“你之前和我说的药,有结果了吗?”海顿问道。

叶依寒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那不是药,是他弟弟的命。

那种药目前由于专利保护,在A国只有一家药厂可以生产,于是这家药厂便利用其垄断地位制定垄断高价,叶依寒根本付不起这个药钱。

但是对于海顿来说,钱的问题并不是最大的问题。叶依寒知道,这个问题,来源于A国政商界,对于非法移民者,无解的歧视。

生产药品的这家药厂,最大的股东是狂热的反对非法移民者,因此董事会决策里有一项重要的内容:这类药物只能去这家药厂指定的医院获取,并且即时治疗――当然这些医院不会开到M州的72区来。

如果去了那个医院,就会被查出非法移民的身份,就不可能买得到药,即时是海顿也没辙。

“没有办法,买不到,没得卖。”叶依寒努力克制着自己的眼泪,在有人关心自己的情况下,他终于差点哭了出来。“就连假药也买不到我当时跪着求他们,求了好久好久,我看得出来,他们是想帮我的!他们被我打动了!但是他们也没办法他们告诉我,他们不是害怕专利法,不是害怕站在被告席,而是因为他们的设备、技术和专业知识,根本造不出这种假药没有办法了,真的没办法了。他们告诉我,除非上帝真的存在,并且愿意救赎他那些身份低贱的孩子,否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

“虽然我感觉你可能要哭出来了,但是请你务必先留住你的眼泪。”海顿顿了顿,欣喜的说道“也许你的上帝,真的就来了。因为我找到办法了!好了你可以哭泣了,让眼泪为喜悦而流吧,孩子。”最后几句话海顿说得格外的大声,就好像他自己的孩子能够得救了一样,欣喜若狂。

什么?

叶依寒没有回答,还停顿在刚刚失去希望的沼泽中,没有爬起来。

“我找到办法了!嘿,你倒是说话啊!”

“再说一遍”叶依寒努力平复自己那颗,已经在沼泽里沉沦,却因为刚刚的消息而悸动的内心,好像下一秒这颗受不住刺激的小心脏就要欢快的蹦

“见鬼,难道跑多了医院,耳朵会变得不好使么?我说,你给我听仔细了!我找到人可以救你弟弟了!”海顿再次大声的说道。

“再说一遍!”叶依寒努力憋着自己的偷笑,显得无比可爱,刚刚的不知所措仿佛在一瞬间被击碎,烟消云散。他就像是一个孩子,一个终于可以不用再次失去亲人的孩子,笑得格外甜。

“如果你再让我说一次,保不准这个机会我会用来治疗你的耳朵而不是你的弟弟,你还想让我再说一次吗?我亲爱的孩子。”海顿打趣的说道。

尽管刚刚的每个字他都听的一清二楚,但是从绝望中得到甘霖的滋味是那样的美好,以至于他贪婪的想要多听几遍,来满足自己毫无理由的确认欲。

“当然!再说一遍!”叶依寒大声地,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叫了出来,声音颤抖而兴奋。

这不叫可好,一叫出来可把周围的房客全都吵醒了。他们开了灯,相互骂了起来,都在找是谁这么不要命了,这么晚还在大吵大闹,叶依寒发现有些不妙,但是他只是跑到一个破败的小屋里躲起来,并且叫得更大声了“再说一遍!”,他知道,没人能找到他,他上一次偷东西的时候就是躲在这里,即使警察来了也没有发现。

街道瞬间热闹了起来,抄家伙的,骂人的,拉帮结派的,都说着要把这个人狠狠的打一顿,要打断他的腿,他的胳膊,割了他的舌头。

不过,叶依寒倒是,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觉得,挺有意思的。

嗯,吵醒了大家,才足够热闹,才足够配得上现在的心情!

叶依寒得意洋洋的躲在小屋里,手紧紧抓着电话,贴在耳边,生怕错过任何细节,生怕漏掉一个字。

“听着,现在你马上来我家换一件衣服,然后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可以救你弟弟。”海顿说着忽然停了下来,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问道:“这么晚了你那边怎么吵吵嚷嚷的,难道在这几分钟的时间你跑到了百老汇去看了一场《西贡小姐》?”

“当然没有!百老汇算什么!我这可是自搭剧场!”叶依寒自信的说“去见谁?他能救我弟弟吗?他有那个药吗?”

“当然,不过我不能告诉你见谁,因为他的行程是必须保密的,听着,这可是一号大人物,你得赶紧到我家来,然后洗个澡,换一身得体的西装,不要穿得破破烂烂的。还有,喷点香水。最后,注意表情管理,不要让别人感觉你刚从医院的神经内科出来那样,尽管你现在可能确实和这类人差别不大。”海顿描述得有些神秘,不过越发的神秘,反而越是给了叶依寒心里的下了镇定剂,因为他明白,弟弟是真的有救了。

“好的好的,我刚刚是有点夸张了,不过没关系,我一定马上过来,并且保证一切正常!”叶依寒整理了一下由于过度兴奋导致的夸张的面部表情――当然他失败了,不过他还是给了海顿一个肯定的答复,表示自己一定会得体,内心却只能祈祷自己待会不要因为过度兴奋而失态。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元宝]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返回顶部